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天后 > 龙象南北舞 三十二、筹集银钱十 下

龙象南北舞 三十二、筹集银钱十 下

 热门推荐:
    众人有的恭喜宫九,有的是冷嘲热讽的,但宫九不以为意,在众人夹道相送的情况下,侯艳年将宫九引导在金秀面前,金秀面前的长条书案上,就这样摆放着征缅金银矿许可证十张,金秀拿起了第一张,“这些粮草什么时候能到?”

    “半个月内若是不能到的话,宫九爷,这个引子,我就要拿回去了哦。”

    “半个月一准到,”宫九朝着金秀跪了下来,高兴的磕了一个头,“我听从了侯会首的劝告,早就从四川贵州等地将宫家能收集来的粮草都已经安排运过来了,”成都宫家宫铭这个人确实聪明,不仅是因为要想着第一炮拿下这个金银矿的许可,更是早就安排了人手将粮草运过来,如此的话,不管是这个征缅引若是用不上,再直接将粮草发卖给大军,也是能赚一大笔钱的。“决计误不了大人的事儿!”

    头炮就卖了十万两银子出来!虽然宫家要负责将这些几万担的粮草送到老官屯去,还要再扣除掉百分之十的损耗费用,但这价值九万两的粮草一下子就解决了傅恒军中的燃眉之急,海兰察高兴的很,虽然他还是板着脸,这个小子,未免也太厉害了吧?这个什么许可,轻飘飘的一张纸,竟然可以换十万两银子!

    “误不了就好,”金秀淡然点点头,“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办不好,你这引子自然没有,另外中堂大人和我,都一样会问罪宫家,你且仔细着就是了。”

    宫铭忙又承诺了一番,随即起身下去,就在这树荫之下,小小的书案之前,商人们人头攒动,宫家第一炮打的好,只是金秀不免叹气,侯艳年忙问,“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是什么不妥,”金秀叹道,“只是如今要用钱,这些东西都不得不发卖了,论理来说,还是要让内务府来办这些,皇家来赚银子才是最好的,只是到底远水解不了近渴,十年之内,缅甸所有的金银矿山,任君采撷,这样的好事儿,若不是我身为钦差料理此事,不能够自己个也下场,如何能够轮得到诸位呢。”

    众人听起来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这事儿也就是侯艳年所言,真的是到了云南之后临时起意,不然的话,就不说去别的地方,就在广州是了,靠着这些商人们,如何斗得过那些一掷千金的大商人?

    “到底还是卖贱了!”

    在座的总有百来号人,七八十家的商人,听到这话不免真的又有意动,宫老九拔得了头筹,其余剩下的人,也要再想一想下一次的价格了,宫家是必然不会再抢这个金银矿的许可了,毕竟人家已经有了一张,说句不好听的,宫家除非把十张许可都拿下了,不然的话,他再多抢几张也没必要,成不了独门生意,毕竟一张许可也可以开十个矿山,三张许可一样可以开十个矿山。

    金秀今日就打算先把金银矿的“征缅引”都发卖了,许是因为金秀的话,让大家伙又对着这些东西起了期待之心,第二张金银矿山的许可,侯艳年开了出来,“昆明马家,五万担草料,五百匹滇马,桐油藤甲三千斤,一万两现银,合计十五万两白银!”

    这一下子比之前宫铭的出价多了五万两!众人有些不服,特别是刚才遵义李家商人,“这些东西,如何值当十五万两?”

    金秀也不知道这些桐油藤甲是什么东西,边上的王连本来是沉默寡言,但听到这个东西,眼前一亮,马上对着金秀解释道,“这些藤甲是用桐油浸出来的,刀枪不入,十分轻便,在水里头还能浮起来,就是怕火,除却怕火之外没有任何缺点,下官昔日就是藤甲兵出身,特别是用藤甲做成的盾牌,缅甸人的火枪射不进去!”

    金秀点点头,这时候侯艳年也在仔细解释了一番,滇马的价格,藤甲的作用,金秀对着李家家主笑道,“藤甲此物,乃是军需之用,最为关键的东西,计价高一些倒也是寻常。”

    李家家主不敢和金秀斗嘴,唯唯诺诺的下来了,金秀对着马家商人说道,“咱们如今差不多是以物易物,滇马要最好的,且不能算损耗,不过草料这里,可以算给你损耗两成!”

    金秀说的都是很地道的话,滇马运输粮草是最好的,虽然不至于说和蒙古马一样冲锋陷阵的,有了这么五百头滇马,转运粮草的事儿,又是简单一些了。

    马家商人答应了下来,如此第三次又出了一个高价,二十一万!可这也是最高了,那遵义的李家最后寻得了机会,用十七万三千两拿下了倒数第二张金银矿开采的许可,他的东西一样是很复杂的,“精铁六千斤,独轮铁滑车一百驾,粮食五千担,草料一千担,精铁箭簇一万个。”金秀要求精铁只要四千斤,精铜给一千斤,李家家主有些为难,“这精铜乃是铸币所用,就算是小人,也不敢出售,兵部和户部的官儿都盯着呢。”

    精铜是铸币所用,所以朝廷盯得紧一些,“无妨,你只管拿来,若是有人要问你,你就说是征缅大军所用,谁也不敢乱说话。”

    听到还有箭簇,宫老九奇道,“老李,你这箭镞是要交给兵部的,兵部的差事儿你不奉承了?”

    遵义李家是家主亲自来的,“兵部要我是三年内交付,如今却还早的很,我何必担心这些?还不如先应承了钦差大人这里的差事儿才好。”

    宫家是做粮食生意的,听到粮食五千担,草料一千担,简直要笑掉大牙,“就这么点寒酸的东西还拿得出来?是不是把你们李家的荒年积蓄都拿出来了?”

    李家家主这会子高兴,也不和宫老九计较,“你少给我说废话,你家里头是种粮食的,我瞧着你在缅甸怎么开矿,到时候就看着你怎么开,还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