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清宫吉皇贵妃录 >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五四章 十五载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五四章 十五载

 热门推荐:
    他说完这句话便半晌没说话,只是侧头看着吉灵微微笑。

    胤禛其实本来就是想着,这件事儿迟早还是得和她说,但总是没合适的时机。

    没想到趁着生辰这天也就说出来了。

    说出来也好,就当是给灵灵的一份生辰大礼了。

    吉灵又想着之前胤禛的一系列动作,这时候在心中一串联起来,顿时样样都明白了。

    胤禛不是不疼爱其他阿哥。

    哪个儿子他都疼。

    但只要是人,总是要有偏好。

    总是要有私心的。

    皇上也是人。

    吉皇贵妃的生辰一过,宫里的日子一天逼着一天往年底走了,宫里渐渐地年味儿又浓了起来。

    因着前面几年都在紫禁城里,圆明园其实也有内务府,但是好几年不操办,难免生疏。有不少物资是长存库房内的,这时候拿出来见了,难免失了新鲜颜色。

    也被皇贵妃督着都重新办了。

    圆明园的后湖和福海旁边,额道道宫门都张贴了门神,宫殿门口悬挂着春联,九洲清晏殿装饰着华美的宫灯,夜晚看过去,灯影倒映在水光之中,美不胜收。

    除夕之夜,九洲清晏殿放置金瓯永固杯,内注屠苏酒,寓意江山永固。

    胤禛先饮屠苏酒,点燃玉烛台上的蜡烛,接着把万年青笔在八吉祥炉上熏一下,继而书写吉语,以祈新年福祉。

    三公主这时候已经五个月的身孕了,肚子明显地能看出来隆起来,小脸儿一笑一个双下巴,肉嘟嘟的还挺可爱。

    吉灵是慈母眼里出西施,怎么看女儿怎么好看。

    别说双下巴,就是三下巴,她也觉得女儿就是个大美人!

    晚上的家宴之中,胤禛兴致极好,妃嫔满座,衣香鬓影,又有歌舞丝竹。

    三公主扶着腰坐下来,吉灵眼睛简直从开席就没离开过女儿,不住地嘱咐着七喜,一会儿给三公主送这样菜去,一会儿给三公主送那样去。

    “这个息儿喜欢,你全拿去。”

    “这个不适合孕妇吃。”

    ……

    她自己一场下来,却几乎没动筷子。

    胤禛看她几乎没怎么吃,用眼神示意苏培盛过来,吩咐了几句,不多时,苏培盛便亲自捧着赐菜过来伺候皇贵妃娘娘用膳了。

    吉灵笑着抬头看了胤禛一眼,正好胤禛也看过来,两个人眼神一接触,都是温柔一笑。

    胤禛就用口型对她说话,吉灵看得出来,他说的是:“好好吃。”

    吉灵听话地低下头,埋头咬了一口蜜汁包。

    她空着肚子看了女儿一个晚上,不动筷子倒也不觉得,这时候点心一下肚,顿时味觉就像被唤醒一样,感觉到饿了。

    她一口气吃了三个蜜汁包。

    胤禛看她一直看着女儿,便吩咐苏培盛去安排三公主,索性坐到吉灵旁边,与她同用一张桌案。

    吉灵这下高兴坏了,伸手握住女儿珠圆玉润的手臂,也顾不得席面上别处丝竹歌舞,众人谈笑风生了。

    她低声就问三公主:“怎么样?”

    三公主脸上微红,道:“额娘,什么怎么样?”

    吉灵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傻丫头,额驸……额驸如今与你怎么样?”

    三公主低头,嘴角的笑容藏都藏不住:“很好,越来越好。”

    她笑得掩不住,像喝了蜜一样,吉灵看着,也就跟着眉眼弯弯了。

    不多时,皇子们已经进来,给皇阿玛磕头,三公主笑着看

    着弘昕,七阿哥蹬着小胖腿站在吉灵桌旁,吉灵轻轻推了推他,嬷嬷们上前来,也领着七阿哥过去磕头。

    七阿哥小奶音清脆得很,跟一只小萝卜头一样扎下去,握着拳头,喊着道:“儿子给皇阿玛请安,恭祝皇阿玛洪福齐天,福泽万年!”

    他因为过于激动,一张小脸蛋涨得通红,声音也很大,差点都把嗓子喊劈了。

    三公主看着弟弟实在是可爱,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

    笑完之后,她转头就对吉灵低低感慨了一声:“额娘,七弟弟长得可真快!”

    胤禛下来,亲自将在前面磕头的弘昕扶了起来,又伸手扶了弘历。

    七阿哥不等他来抱,已经自己一骨碌爬了起来。

    他这个年龄是好奇心最强的年纪,一双小胖腿一会儿都闲不住,跑到了三公主身边,就伸手去扯着她的袖子,眼睛眨了眨,委委屈屈地道:“姐姐,你好久没抱抱我了!要抱抱,要举高高!”

    举高高的游戏是他在承乾宫的时候,最喜欢玩的,这个词语也是跟额娘学的。

    吉灵:小七撒娇第一名……

    三公主笑着放下手中的筷子,刚要伸手,旁边的嬷嬷已经上前来要劝,吉灵也几乎同声劝阻道:“……你可不能使劲!”

    三公主一笑,笑容里尽是少妇的温婉,柔声道:“额娘放心,我有分寸。”

    她伸手召着幼弟过来,七阿哥高高兴兴过来了,靠在姐姐身上,三公主伸手就搂住了他。

    七阿哥顿时觉得一股熟悉的馨香笼罩了他——是幼儿时候的记忆。

    吉灵在旁边叮嘱他:“不许碰你姐姐肚子!”

    七阿哥拼命点头。

    嗯嗯!

    除夕之夜,自然守岁。

    待到夜中新旧年交替之时,圆明园中,守着的侍卫、太监们早已经放起了烟花。

    五颜六色、流丽缤纷的烟花绽放在夜幕之中。

    那后湖、福海中为了烘托新年气氛,又早早地安排布置起来,尽是灯海,一时天上人间,都是火树银花,乱花迷人眼。

    众妃嫔抬头看着烟花之时,胤禛站在玉阶之上,一手便握住了身旁皇贵妃的手。

    他的袖子凉凉地落下来,丝绸水滑,手心却是极温热的,透着仿佛从心底冒出来的炙热的温度。

    吉灵在漫天烟花之下,微笑着转头去看他的脸。

    胤禛嘴角微微弯起,察觉到她的视线,却并不看她,只是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半晌才轻声道:“灵灵,此时便是雍正十七年。”

    他伸手将她的手送到脸颊边,轻轻贴了贴,这才转过脸来,无限深情地看着她,哑声道:“你陪了朕十五载了。”

    吉灵含笑看着他,只觉得往事流年、历历在目,一时间眼眶也有些发热。

    胤禛轻声道:“朕与你,永不分离。”

    吉灵用力握紧他的手,轻声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