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末世求生记 > 第二部:末世我独行 第1076章 了无无生机

第二部:末世我独行 第1076章 了无无生机

 热门推荐:
    徐常欢说:“你这里环境确实不错,就是不太安全,四面墙都是玻璃,连护栏也没有。”

    史小强无所谓地说:“训练基地离城市远,就算偶尔流窜来几只丧尸,也打不烂玻璃门的。”他呵呵一笑,“那玻璃是双层刚化玻璃,不但隔音,还保暖。”

    徐常欢说:“哪要是碰到夜魔呢?”

    “什么时夜魔?”史小强一头雾水地看着徐常欢,“丧尸不都是孱弱不堪的吗?”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夜魔是什么吧?”徐常欢道,“就是那些很厉害的丧尸,一个光头轻轻一顶,你楼下的高强度玻璃大门,就是一个窟窿。”

    史小强道:“这么厉害,我还真没有见过。”

    徐常欢问道:“你一直住在这儿?”

    史小强回答说:“我是个举重运动员,自从大灾难后就没有离开过这儿。”

    徐常欢点点头说:“难怪你不知道什么是夜魔,我告诉你吧,你最好重新找个安全的住所,这训练基地的玻璃对夜魔来说,就像纸糊的窗帘。”

    史小强想了想:“我住习惯了,哪里都不想去。”

    徐常欢道:“那你得做些准备,嗯……比如弄一间牢固的屋子,遇到夜魔的时候就藏在里面……”

    他话没有说完,只听厨房外面呯的一声,一个玻璃杯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徐常欢吃了一惊,史小强却摆摆手道:“别紧张,是佐罗,哦,佐罗是只猫,我养的。”

    果然,喵喵喵的声音一直叫道厨房门口,一只大花猫迈着方步,神气活现地度了进来。

    史小强抱起花猫,将鱼头鱼尾喂给它吃,说道:“佐罗是后面山上跑下来的野猫,当初瘦儿吧唧地跑进基地,我养了一年,给惯成了一只懒猫。又肥又胖。”

    他顿一顿又道,“不过也亏得有佐罗,否则我就更孤独了。”

    佐罗三两口吃掉鱼尾,叼着鱼头走出厨房,史小强熬好鱼汤,两人端着饭菜来到餐厅。

    餐厅很大,就坐着徐常欢和史小强,感觉就更加空旷了。

    史小强端起碗筷,说道:“一年多了,我这是第一次有人陪着吃饭。吃饭吧。”

    徐常欢扒拉两口,问道:“其他人呢?都尸变了吗?”

    史小强道:“你别看基地很大很气派,其实当初入驻的运动员没有几个,我们举重队五个人,游泳队四个人,加上两个教练,两个厨师,一共就十三个人。”

    两人边吃边谈,史小强继续道:“除了我以为,其他十二个人都尸变了,那天我训练以后洗澡出来,看见他们恐怖的模样,吓得又缩了回去。”

    “我当时不知道队友们是怎么了,但是本能地感到了危险,后来我把基地的大门打开,他们就一个个地走了出去,我就这样一个人留了下来。”

    徐常欢嚼着鱼肉:“你就没有起过离开基地、回城看看的念头。”

    史小强道:“有过,不过我才出门,就碰到了一个女人,她是从五威市里逃出来的,失魂落魄地对我说:‘城里已经沦为了尸窝,要想活命,就乖乖地呆在基地哪也别去。”

    “女人呢?”徐常欢问道。

    史小强端着碗喝鱼汤,盯着眼前氤氲的白雾,叹口气道:“她逃到基地的时候,已经被咬了,当天晚上就尸变了。”

    徐常欢道:“那你一个人可真够孤独。”

    “谁说不是呢?”史小强道,“那天晚上我和女人呆在房间,她害怕得厉害,一直全是发抖。”

    “我问她城里到底怎么样了,她唔了一声,却不说话,好像身体虽然逃出来了,但魂儿还留在城市里面。”

    “我那时想,等她恢复过来再问吧,倒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是呀,怎么能睡得着呢?”史小强自言自语地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任谁也睡不着。”

    “我瞪着眼睛坐到半夜,月光从打开的窗户照进房间,朦朦胧胧的,我就见女人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我问她:‘你有什么事情吗?’她不说话,一步步地朝我走过来。”

    “我一下子就出了身白毛汗,只见她眼睛灰白发浑,神情一下狰狞起来。”

    史小强说着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我当时吓傻了,直到她扑到我身上,才条件反射地猛一蹬腿,谢天谢地,一下把她从窗户蹬了下去。”

    “第二天我下楼去看,你猜怎么着?地上没有尸体……唉……”史小强说着叹口气,“我都还没有问女人叫什么名字,她就这样不见了。”

    徐常欢道:“那你后面一个人,怎么打发时间呢?”

    史小强道:“我只有自娱自乐了,每天从一楼跑上五楼,再跑下来,一边跑还一边说话,假装身边还有队友陪着。”

    “你想离开吗?”徐常欢问道。

    “不想了,一个人习惯了其实也不错。再说了……”史小强眼里露出恐惧的神色,“只要想起女人尸变时可怕的模样,我什么外出的念头都给打消了。”

    徐常欢笑笑,他本想告诉史小强,安庆县里有个女孩叫左叶,让他过去两人也好有个伴,但看史小强胆怯的模样,也就打消了念头——两个胆小的人在一起,不会碰撞出勇敢的火花。

    “你看见过有人经过这儿吗?”虽然知道史小强肯定没有看见过别的人,徐常欢还是问了一句。

    果然史小强摇摇头:“除开女人,你是我看见的第一个活人。”

    两人吃过饭,天色已经全黑了。史小强对训练基地早已经了如指掌,摸黑带着徐常欢来到四楼的运动员寝室,他还想再聊聊,但徐常欢开了一天的车只想睡觉。

    第二天早上,徐常欢告别史小强,一个人开车又出发了。

    苍茫的天穹下,汽车驶过千沟万壑,到了晚上,徐常欢在一片荒郊野地停车休息。天地一派死寂,只有大西北放荡不羁的狂风,虎虎地吹。

    一夜无梦。

    在途非止一日,第五天中午,徐常欢一路辗转来到了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