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得道成妖 > 第五卷第五卷元石星球VIP卷 第二二五章 大限将 至

第五卷第五卷元石星球VIP卷 第二二五章 大限将 至

 热门推荐:
    一身黑袍的阮黎平跪在紫霄云榭一间书阁内,脸上满是沮丧的神情。她刚刚被劈头盖脸责骂了一通,心里却觉得十分委屈。

    那个十万妖众组成的大阵,居然如此轻易就被人破去,甚至还被吸收转移了所有妖力,这种能耐就算是汤引安坐镇当场也不一定能够抵挡吧?

    可她还是静静地听着,直到汤引安的痛心疾首的教训告一段落,才敢惴惴不安地问道:“尊主,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汤引安重重地按着太阳穴,竭力舒缓头疼欲裂的感觉。“重生或者转世,都留不得,必须要杀。”

    阮黎平愕然,这不像是一个办法,更像是一个结论。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汤引安站起来,目视前方。自信的气度又回到他身上。

    阮黎平内心一振,她知道尊主总是有办法的。“尊主,请让属下戴罪立功!”

    汤引安摇头:“你去盯着那小子。”

    他整理一下衣袍:“我要去见一个人。我相信他不会坐视不理的,谁叫他当年做事不干不净。”

    他走入内阁,打开一个四面镶嵌宝石的木匣,郑重取出一个狭长的海螺放入袖中,随后走出紫霄云榭,眨眼间便消失踪影。

    几天后,汤引安到达落日高原与云岭交界处,一大片间歇喷发的火山群。

    鳞族素来不喜欢赤魔火山群这片干燥炎热的地域,但汤引安是个例外,他曾经在螯蝎手下担任职务,因此对这一大片长相十分相似的红通通的山峦十分熟悉,七拐八弯终于走到炽岩洞前。

    守卫通报之后,回复他说:“神尊不想见你,走吧。”

    汤引安皱眉:“神尊有多久没有见过外人了?”

    守卫瞪着他,嫌恶道:“不要胡说!快滚!”

    汤引安取出袖中的海螺:“把这个交给神尊,他自会见我。”

    一炷香之后,汤引安走入炽岩洞内长而幽深的甬道。

    甬道两边高大粗壮的椽柱犹如满身盔甲的武士,从头顶俯视下方走过的渺小鳞族,椽柱后若隐若现的火焰显示这是在火山腹部深处。

    这些椽柱一看便知年代久远,表面各处都有风化剥落形成的凹凸不平。但是靠近地面处却覆盖了一层表面平整光滑的岩石,显然是新近堆砌上去。

    汤引安放慢脚步,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石头的质地,呈半透明状,内部似有斑点,浑身充溢着浓厚的灵气。这种石头他从未在无际海任何一个地方看到过。

    他立即联想到甲族对云岭发动的持续至今的进攻,立即明白这场战争的原因。

    一路走来,甬道两边站满了妖兽,虎视眈眈地盯着汤引安,只等他们的主子一声令下,便要扑上去把他撕成碎片。

    汤引安轻蔑地瞧着他们,眼中尽是怜悯,心道:“你们的主子,那个老家伙该有百来年没去外头吸一口干净灵气了吧?他也就是靠着装神弄鬼,才能维持神尊的地位。”

    汤引安终于走到甬道尽头,那里有一间极为宽广的大厅,几乎与整个卧龙峡不相上下。

    里面熙熙攘攘,不断有各种妖兽来来去去,但没有任何建筑。整个炽岩洞是一座大屋子,所有妖兽共用这一个居所。

    而这间屋子里随处可见元斑石,虽然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建筑的东西,但妖兽们还是喜欢收集用这种材料搭建或者装饰自己的巢穴,而这种材料应有尽有。

    洞内散发着兽类身上的极为浓烈的体味,几乎让汤引安昏厥过去。

    他差点要怀疑自己曾经是否在此呆过十几年时间,因为现在他一刻都待不下去。

    守卫推了他一把:“快走,别叫神尊久等。”

    汤引安斜了守卫一眼。

    守卫一愣,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身上有一股凌厉的气势,吓了他一跳。

    汤引安被带到大厅一角,进入一条更为狭小的甬道。

    整条甬道都用元斑石砌成,灵气浓郁到化不开的地步。

    走了一半,他渐渐听到从前方传来一片厮杀之声。

    即便只闻其声,也能感受到那厮杀之惨烈,令人毛骨悚然,震彻心扉!

    一大片震耳欲聋的爆炸巨响声中,各种妖兽的惨叫嚎叫交织在一起,不是奋起抵抗的怒吼,而是在压倒性强大武力面前被大肆屠杀的凄惨哀鸣。

    守卫们大吃一惊,撇下汤引安飞速冲向甬道尽头。

    汤引安冷笑,依旧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直到甬道消失,出现一个不大的洞穴。

    里面有各种豪华舒适的铺设,元斑石从地面堆砌到顶部,然后嵌满穹顶,又从穹顶垂落下来,形成一根根纤细的梁柱,被拥有尖爪善于雕刻的工匠雕出各种或者骇人或者美丽的野兽头颅。要不是仍然充斥浓烈恶臭的体味,汤引安愿意在这个洞天福地呆到生命尽头。

    但是没有人厮杀,也没有人发出哀嚎。守卫们面面相觑,四处寻找,终于发现声音的源头乃是一个狭长的海螺。

    海螺边坐着一个耄耋老人,静静地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双目空洞呆滞,仿佛深陷时间长河之中无法自拔的溺水者,浑然不觉自己的双颊已经淌满泪水。

    守卫们咳嗽几声,提醒神尊不要在外人面前丢掉尊严。

    螯蝎神尊回过神来,转动了一下眼珠,却没有看任何人。

    他喉咙里咕哝几下,似乎是在叹气,随后发出枯朽如同烂木的声音:“我的外祖父母、祖父母、父母,全都死于这一场屠杀,尸体大概还在蓝冰原,保存于那个千年寒冰洞中。没想到你们鳞族居然有这样的东西,能够保存一万二千年前的声音。”

    汤引安上前行礼:“声音和回忆保存的目的在于提醒当下之人,不要忘记过去,因为过去有可能重演。”

    螯蝎神尊冷哼一声:“这些异种当时虽然不可一世,可是他们在这个地方活不下来。”

    汤引安没有否认,但紧接着说道:“可是这些异种恬不知耻地与妖族媾和,创造出人族这种低劣的后代种族,却能够活下来。人族甚至开辟洪炉,创造永生,大有与妖族一争高下的势头!而且,这些人族毕竟是异种的后代,难保将来不会与异种勾结,内外夹击,到时候我们妖族可就岌岌可危了!几天前霁月洞外一役,神尊您应该已经听说了。申世珩转世,圣祖重现,且不说对我们妖族是极大的威胁,就说他与神尊之间的私人恩怨,也绝对不会放过神尊的!”

    螯蝎翻起眼皮瞟了汤引安一眼。

    汤引安在那一瞬间感到洞中炙热的风突然停止流动,身躯一下子降至冰点,差点打个哆嗦。

    螯蝎牵动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但从满是皱纹的脸上很难辨别。“你在我手下任职十三年零四月,然后回到卧龙峡,表面上开馆授课,实际上苦心经营。来,跟我说说,你的元尊洞天如今发展得如何?”

    汤引安浅笑:“什么都瞒不过神尊。属下的那点小买卖,不敢拿出来在神尊面前献丑,神尊座下任何一个大王就比属下的那些蠢货强上千百倍,特别是天大王孟耀,有他坐镇赤圣城,就算是幽神尊也得掂量几分。”

    螯蝎哼了一声:“你倒是会点将。”

    汤引安笑道:“不敢。只是属下同为元妖,深知我们族类的弱点。我们不像洪炉修炼者那样虚境圆满之后便可获得永生,而是被寿元的限制紧紧扼住咽喉。”

    他看了看四周遍布的元斑石:“尽管能够用一些办法来稍稍缓解这种限制,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命运。而在大限将近之时,乃是最为虚弱的时候,所以属下不敢劳动神尊大驾。”

    身后的守卫们一听这话,顿时亮出尖牙利爪,气势汹汹地对准汤引安。

    汤引安哈哈大笑:“不必担心,我说这话只是阐述事实,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更何况——”

    他注视面前的螯蝎:“威胁一个神魂分身又有什么意思?炽岩洞内这么大地方,我上哪里去找神尊的本尊?”

    螯蝎朝守卫们看了一眼,守卫们立即收起尖牙利爪退出甬道。

    螯蝎幽幽笑道:“汤引安,你虽然正当壮年,但也会有老的那一天。记住你现在嘲笑我的每一句话。”

    汤引安恭敬道:“属下不敢。属下所居住的卧龙峡就是由鲲族元妖死后身躯化成的洞天福地,属下与万千鳞族享受祖先遗泽,念念不敢忘祖先的功德。相信以后甲族也会受到神尊您的庇佑,福泽绵延代代相传。”

    螯蝎伸出枯瘦如柴的手臂挥了一挥:“回去吧。”

    汤引安皱眉,他看不出螯蝎到底是什么打算,还想要再说,却见那个神魂分身陡然间如烟雾般消散,不知去了何处。。

    他只好郁闷地取过海螺,恨恨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