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娘子不凡 > 第一卷 第六一六三章 追上王爷

第一卷 第六一六三章 追上王爷

 热门推荐:
    三套马车飞奔在乡间小道上,向凉州城飞驰而去。

    “青衣小姐姐,还有多久才到凉州呢?”莫小优焦急地问道,掀开马车窗帘,望着天空,夕阳西下,天边布满了红霞,她哪里有心情欣赏这些,不知道打仗了没有?七王爷有没有事?心中甚是焦急。

    “快了,还有十几里路,就到了”,青衣冷冷回道。

    马车跑着跑着,车夫朝马车里喊道,“小姐、小姐、快看、快看”。

    莫小优探出头去,一瞧,一面面绣着赤色“顺”字的降色大旗,迎风招展。

    “大叔,是他们,是他们”,莫小优兴奋地对车夫嚷道。

    “驾、驾、驾”,车夫高高举起鞭子朝马屁股上抽了上去,马儿跑得越发欢腾了。

    “小优,我们到了吗”,汀兰笑眯眯地问道。

    莫小优点点头,嗯了一声,眉开眼笑。

    马车夫“驴”一声,将缰绳拉紧了,马车停了下来。

    马车一停,莫小优跳下马车,向军营走去。

    “站住,什么人”,哨兵冲她大声吼道。

    “王妃”,莫小优温声细语道。

    “王妃,什么王妃?”哨兵冲她厉声道,没想到七王妃会来找七王爷,根本就没往哪儿想。

    “七王妃”,莫小优见他们气势汹汹也有些不耐烦了。

    “七王妃?你莫不是奸细吧”,哨兵们拦着不给进,闻所未闻,哪有王妃随军的。

    “教主”,青衣见莫小优被拦着了,欲想拔出青柳剑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敢对我教主无理,莫小优却将她拦住。

    “教主?我说嘛是奸细,兄弟们上”,话落,一窝蜂的士卒朝莫小优拥了过去。

    “青衣保护好汀兰与车夫,但切勿伤到将士”,话落,莫小优纵身一跃,飞过这群士卒,朝军营里奔去。

    士卒见莫小优飞进了军营,又调头去追她,莫小优在军营里,飞来飞去,大声嚷道,“封擎宇,封擎宇……”。

    七王爷闻声,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根本没想到小优会来寻他“子清,这声音好耳熟,你去瞧瞧”。

    “王爷,像是王妃”,封子清轻皱眉想了想道。

    七王爷听见王妃,坐不住了,起身匆匆朝营帐外走去,出营帐,便朝打闹声强烈地奔去,只见莫小优在空中如仙女儿一般,自由地飞来飞去,一大群士卒跟着她跑来跑去,他厉声喊道,“住手,住手,住手”。

    士卒听见喊声,立刻停止了,是七王爷,低头行礼道,“大帅”。

    莫小优定睛一看,王爷,脸上乐开了花,她像雨燕一般迅速地朝七王爷飞奔了过去。

    她轻轻一跃,双臂环绕着七王爷的脖子,两腿扣在他的腰间,七王爷顺势将她抱住。

    莫小优清澈的眸子盯着七王爷嘟着嘴说道,“小封封,你来打仗也不告诉我,担心死我了”。

    “就是怕你担心,才不告诉你的”,七王爷将头对着她的头柔柔道。

    士卒看到这种情况,“哦,还真是王妃”。

    “你又犯上次那错了,不是说好有啥事,都要夫妻一起面对吗?”莫小优眉头轻蹙,到头来你又自己扛。

    “错了,我错了,还请老婆大人原谅”,七王爷一边道歉,一边抱着小优往营帐走去。

    汀兰“哼”了一声,瞥了士卒一眼,大摇大摆的走进军营,青衣和马夫也跟着进去了。

    青衣快步跟上汀兰气呼呼地抱怨道,“教主怎么能那样呢?”,她们飞花教的女子憎恨男子,教规是不能成亲的,这可如何是好。

    “小优早就与我家王爷成亲了,你们是成教徒后不能成亲,没说之前不能成亲,这应该不算违反你们的教规”,汀兰冲她微微一笑,终于找到王爷了,小优不用担心了。

    光天化日之下,七王爷就这样抱小优大摇大摆地进了营帐,一点不含糊。

    封子清瞧见汀兰也来了,便走过去迎接汀兰。

    他瞧见汀兰身旁的小娘子,一袭轻纱,明亮的眸子透着寒光,没有一丝丝温度的,微抿的薄唇透着寡情的信号,瞧都没正眼瞧他一眼。

    这冰美人他没见过,也不像是王府里的婢女,向汀兰问道,“这位小娘子是?”

    “你叫她青衣姐姐就好了,是王妃的教徒”,汀兰边走边说。

    “教徒?”封子清不解。

    “那个说来就话长了,总之如今王妃是飞花教的教主,她们都是飞花教的教徒”,汀兰想想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做梦一般,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七王爷抱莫小优甜滋滋地走入营帐,几日没见老婆了,甚是想念。

    张秀儿正端着香喷喷地饭菜,站着营帐中等待七王爷。

    “王爷,你放我下来吧”,莫小优娇滴滴道。

    七王爷将她紧紧地抱着,对秀儿说道,“你放下,出去吧。”

    莫小优听这话,这帐中还有人,便扭头一看,一个水灵灵的小娘子,端着吃食站在帐中央。

    嘿,封擎宇不带我来,原来是金屋藏娇呀。

    她本放在七王爷肩上的头,抬了起来,狠狠地盯着他,犀利的目光像是在问他,“你这是什么情况?老实交代”。

    七王爷无辜地眼神看着她瘪了瘪嘴,好似在说“我也不知道呀,她自己要给我做饭的。”

    “王爷,你放我下来吧,我正好饿了”,莫小优笑了笑掩饰着心中的醋意。

    七王爷这才松了手,将她慢慢放了下来。

    张秀儿端着吃食,傻傻地愣着,我的梦中情人,为何会怀抱其他小娘子,这小娘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莫小优快步走道她跟前,端过她手中的托盘,还仔细打量了她一番,身材样貌,算是个美人儿,淡淡道,“你退下吧。”

    “嘿,你是?”张秀儿想说你是老几呀。

    “我是王妃,七王爷的妻子”,莫小优冲她神气地说道,便走向了七王爷的座位坐下,吃了起来。

    张秀儿涨红了脸,泪珠盈睫,跑了出去。

    “小封封,快来,真好吃”,莫小优冲王爷招手,夹了一块肉喂他。

    这时汀兰她们走了进来,“见过王爷”。

    “免礼”,七王爷淡淡道,趴在案上,等待着莫小优给他喂食。

    “子清,你带汀兰、青衣和车夫去吃一些东西,安顿一下”,莫小优她们也两日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我不去,教主在哪儿,我就在哪儿”,青衣冷冷道。

    七王爷扭头一看,是一个冷冰冰的美人,再回头,问小优,“老婆,教主何意?”

    “我在来寻你的途中,遇见几位男子围攻她们教主,便出手相助,可还是没救得了她们教主,在先教主仙逝之际,将教主之位传于我”,莫小优边吃边娓娓道来。

    七王爷发出嗯嗯声,示意莫小优喂一点呀。

    莫小优瞧他像个孩子似撒娇的模样甚是可爱,笑眯眯地夹了块肉喂入他口中。

    “走吧”,汀兰拽着青衣的袖子,青衣一动不动。

    “青衣小姐姐,你先下去吃饱了,再过来便是”,莫小优微微笑道。

    青衣这才微点头,跟汀兰一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