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女种田奋斗录 > 改头换面 第一百九十二章二 人造玉

改头换面 第一百九十二章二 人造玉

 热门推荐:
    “如今你我已是夫妻,难道你的心中还只是想着报仇,就没有考虑一下我的处境?”公子卓不悦。

    “怎么会,我知晓现在你已经走入了困境之中,所以也没催着你报仇。”

    公子卓的脸色缓和了一点,“替你报仇的事情我记着,日后若是我有能力了定会完成你的心愿。”

    华丹丹点了点头,“你现在刚到而立之年,应当不会就此接受现在的命运,可有什么想法了。”

    “我在宫中的这几日一直在思考此事,等过些日子王兄会为我求情,就看那个时候父王会不会心软让我官复原职吧!”

    华丹丹觉得去求公子苏太难了,瓜分掉公子灵职位的人其中就有公子苏的兄弟。

    大家都是公子苏的王弟,更难断定公子苏会偏向哪一边。

    或许就是公子苏在秦王的耳旁吹风,秦王这才将公子灵和公子卓的权利转交了出去。

    “你这些年里一直很忙碌也没有好好地休息一日,这几日就先在府上好好的歇息一下,养养精神。”

    华丹丹通过看公子灵的面相和身体状况,便觉得公子灵年老之后会疾病缠身,不像是长命之相。

    公子灵从年少时期开始便为了可以得到秦王的注意,想着各种法子表现着自己,经常从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一直忙碌,像这样能休息的机会的确很少。

    ……

    公子灵卸下权利在府中休息的这段日子,或是待在家中欣赏歌舞打发时辰,或是和友人外出打猎拉拉关系,脸上并没有抑郁之色。

    华丹丹没有做生意的天赋,也不懂得经营之道,还总去铺子中指手画脚彰显自己的威仪。这已经让王家的老人怨声载道了,方源提醒过她几次,即使是想夺走管事的权利,不一定得亲自去铺子,挑一个擅长做买卖的代表自己人前去也一样。

    她经历过几次滑铁卢后终于听取了方源的建议,找到一个祖上做过官的人去给王管事打下手。

    方源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劝解终于有了成效,他万分惧怕华丹丹再这样天马行空搞下去即使是成功的逼走了王管事,将王家的掌握在了手中,王家的族人和下人也会一起反了华丹丹。

    王家在秦国的铺子中得力的伙计已经干了有几十年了,这些骨干人员若是走了王家铺子也差不多成为了一个空壳子,就只能等着被他人一步一步的蚕食完毕。

    “灵夫人终于想通了”方源大喜,“将铺子里的事情交给有经验的人去做定不会有错。”

    “我有意改变铺子的经营形式,也是为了给王家创造给高的收益,王家的人不领情就算了。”

    “灵夫人现在就可以不必再为此费心了。”

    华丹丹本意是想效仿现代企业的管理理念,增加伙计之间的凝聚力、竞争力。但这套模式在秦国水土不服,她就不强求:

    “铺子中那些人总在背后说我去得勤打扰他们做生意,不就是觉得我管得太严,让他们没了贪墨的机会,这次我派一个人过去直接将钱财的事情管着,看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灵夫人,我得说句实话。那时候公子灵在秦国位高权重,你在铺子中那些伙计都不敢出一口大气,而顾客见到铺子里有贵人在也不太敢打扰贵人,所以就去了别家的铺子光顾。”

    华丹丹点了点头,她也留意到了往日里她每次去铺子上的时候,铺子里的客人便会少上许多,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

    方源为了让华丹丹以后不再无端的插手铺子上的事情,继续补充,“一旁铺子里的掌柜或者伙计,每次看见你去王家的铺子上了他们都直乐呵!因为只要你去了王家的铺子势必会有一部分的顾客要到他们的铺子上光顾。”

    “这我还没有留意到,看来日后我要尽量别去王家的铺子了,甚的肥水流了外人田。”

    “灵夫人明白就好。”方源继续补充,“每次你到了铺子上,势必会造成铺子的收入降低一部分,等着你走了之后伙计们为了让当日的收入到达管事的要求的数额,都得多忙活一阵。我们已经来到了秦国,你是王家商铺的东家又是公子妇,没必要将全部事情都抓在手中。”

    “也真是辛苦铺子里的那些下人了,以后我会派人代替我去铺子上。”

    华丹丹的出发点是好的,亲自去铺子检查一来是放心,二是想和伙计们熟悉一些,并且还能显得她平易近人。

    无奈的是旁人无法不理解他的用心,铺子上的伙计也曲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为了监督而去。

    不过事情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也不为自己辩解了,日后行事再多加考虑。

    “那我现在就带着人去王家铺子。”方源看着时辰还早。

    “去忙你的事情。”

    华丹丹则继续在屋子里思索着事情,她现在决定了不在去王家的铺子倒也不会闲着,这些时日里已经找到了要做的事情。

    秦国已经有了玻璃吹制技术,称为“缪琳”,如今的人都将缪琳当做人造玉,一般的士和庶民家庭富裕的也有用玻璃制品陪葬。

    不过这时候的玻璃收到技术的限制,还只是发展到了半透明的的程度,有点像是厕所里经常用的那种雾状玻璃,玻璃当中还有一些杂质无法清除。

    她的计划是将其做成凹透镜,凸透镜的计划已经搁浅了。

    她这些时日派了不少的人在秦国搜寻制作玻璃技术高超的匠人,果真在民间发现了不少会制作玻璃的匠人,不过匠人间的技术相差却并不是很大。

    已经请匠人做了大概有三四十个玻璃制品了,这会无事便吩咐石音将制作好的玻璃放在桌上,一一看过去。

    公子灵则是邀请友人在山上打猎去了,快到日暮的时候回到了府上,到了屋子便看见华丹丹面对一桌子的玻璃正在走神。

    轻轻磕了磕桌子提醒,“屋子里怎么摆放了这般多的人造玉,难道你喜欢人造玉?”

    “我是想着能不能让人造玉变成透明的,倒也说不上喜欢。”华丹丹就是在为此发愁。

    “什么是透明?”公子灵不解。

    华丹丹犯愁了,透明儿子需要怎么解释呢?微微思索了小会,“大概的意思便是将人造玉放在我们的中间,你透过人造玉看我的时候不会觉着视线有阻隔。”

    “透明的意思我明白了”公子灵笑了笑,“不过世间又怎么会有这种人造玉呢,别想这些不实际的事情了。”

    华丹丹点了点头也不解释,她的想法倒是很简单,只是将人造玉中间的杂质去除,制造起来却很难。

    公子灵吩咐下人将桌上的人造玉移到了一旁,“你近来无事就去公主雅哪儿坐坐,我这王妹是父王的第一个女儿十分受宠。”

    “那与秦王的第一个儿子公子苏比起来谁更受宠呢?”

    “这两则之间并没有可比性。”

    “公主雅的权势远远比不上公子苏,但公主雅许多僭越之举若是公子苏做了,那就是谋逆的大罪。”

    “公主雅性子如何?”

    “不善言辞,但也不会无故苛责旁人,需注意的事情言语中不要涉及到她的婆家。”

    “公主雅的婆家如何了?”华丹丹不解。

    “公主雅不喜欢现任的丈夫,但丈夫是楚国送来的质子和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就是一个质子吗?有什么可在意的。”华丹丹继续追问。

    “太后乃是是楚国公主,而楚国的质子则是太后的侄孙,婚事是太后临死前忧心她侄孙在秦国被人欺凌,因此请父王赐下的,父王极其孝顺,当然不会因为太后死了后就违背答应太后的诺言,所以他俩是得一辈子绑在一起的无法分开。”

    “我知晓了,定会注意此事。”

    公子灵看向一旁的人造玉,“若是你喜欢,我吩咐匠人制作你喜欢的人造玉。”

    “不用了,我喜欢的是没有杂质的人造玉。”华丹丹摇了摇头,人造玉比起玉相差万倍,即使是喜欢也应该是喜欢玉。

    “那我就吩咐下人留意一下,若是发现了没有杂质的人造玉了就买下来送给你。”

    “谢谢。”

    翌日

    华丹丹起床了便吩咐石音精心的为她打扮,等着梳妆完毕便乘坐马车去到了公主雅的府邸拜访。

    公主府极其奢华,但是站在府邸门口便能感受到府内的磅礴气势,当初修建的时候定然没少劳民伤财。

    听公子灵说是公主出嫁之前时候,秦王特意吩咐匠人修建的,除了秦王也没有人能有这个能力修建一座羡煞旁人的府邸。

    这儿原本是两位王叔所住的府邸,但秦王为了爱女于是将兄弟们赶了出去,再将两座府邸拆了合成了一座。

    “岁,这个公主府比公子卓的府上都要奢华,这才是被秦王捧在心尖的孩子。”

    岁依然是保持微笑,并不搭话。

    华丹丹继续自言自语,“可惜秦王老了,等到新秦王登基或许也会将公主雅赶出去,让自己的孩子住到这座奢华的府邸。”

    华丹丹想到此心里担忧了起来,万一最后不是公子灵没有当上秦王,登基的公子下令公子灵从公子府搬出去,将府邸留着自己的儿子居住。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公主雅是秦王的长女值得这些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