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幽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幽遇第6部分阅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荡的孤魂野鬼,亲人中惟有一个双胞胎姐姐知道她的存在,却完完全全感觉不到她。但是现在,姐姐死了,而她成了一个真正有血有泪的人,并且她所喜欢的人还向她求婚。

    这些改变……

    她不知道,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好的坏的全部挤在一起,让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哭?其实她早就哭过了。而且哭得惊天动地,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身体里面有那么多的泪水可以流,不管她何时悲从中来,它总有办法尽职的溢满眼眶,然后向下滑落。

    她已经哭过了,现在是不是应该轮到笑了?但是,她真的笑不出来。

    一想到她现在拥有的身体原是沁欢的,她便忍不仕联想到,也许她现在拥有的幸福感原也是属于她的。她取代了一切原本是她的东西,而她死了却连个葬札都没有,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就想哭。

    “老天,别又哭了。”

    她逐渐泛红的眼眶让言笔不知所措的立刻坐到她身边,将她拥进怀中,轻柔的安抚着。

    “别哭,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给我,我也不会逼你的。嘘,别哭好不好?”

    “我没有……办法。”雍小欢无法控制自己,泪水不断淌下脸颊,她哑着声抽泣的说:“这一切本来……都是沁欢的,可是……现在她死了……却……没有人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言笔不断的安抚她,知道自己刚刚的求婚实在非常不适,毕竟她最重视、最在乎的姐姐才刚刚过世。他轻叹一口气,将下巴抵在她头顶上。“别哭了好吗?你再这样哭下去,眼睛会受伤的。”

    她又哭了一会儿,一个闷闷的声音突然从两人紧紧相拥之间传了出来。

    “言大哥。”雍小欢唤道。

    “嗯?”

    “我们……帮沁欢办一个……丧礼好不好?”

    “你想怎么做?”

    言笔微怔了一下,抬头问。

    “我不知道。”

    她茫然的看着他,眼眶再度迅速凝聚泪水。她连怎么替她办个丧礼都不知道……

    真是个好答案。言笔心想,脸上却是一副别担心、没关系的表情。

    “交给我。这事我来想办法。所以,别哭了好不好,嗯?”

    “嗯。”雍小欢点头,努力眨着水汪汪的眼睛,试着不让泪水滑落。

    老天!言笔忍不住在心里苦叫,她这样子叫他怎么当个君子?言老二啊言老二,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呀?

    用力吸一口气,言笔试着往后移动,与她拉开一些距离,但她却蓦然往他趴来,整个人再度窝回他怀中。

    “不要离开我,言大哥。”

    言笔浑身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深刻感觉到怀中的暖玉温香。

    “只有你,我只剩下你而已,所以不要离开我。”她说着慢慢地抬起头,以着既茫然又无措的眼神紧紧盯着他,“答应我好下好?不要离开我。”

    软软的嗓音,无措的眼神,即便是木头人也会心动。

    “小欢……”他温柔的轻唤,再也遏制不住,情不自禁的将脸压向她。

    吻,轻轻的落在她唇上。她惊颤,却在他灼热的目光中缓缓闭上眼睛。

    浅啄轻吻迅速加温,逐渐失控——

    第十章

    砰!

    一声巨大的撞击声,让沙发上共同享受亲密的男女浑身一僵,愕然的抬头望向大门处。

    一个人——不,更正,是一群人像台加长型连结车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冲进家里。老爸、老妈、老二、老三,连老三的未婚妻、未来丈人、丈母,全都如数到齐。

    “老大——哎哟!”

    第二个冲进屋内的房文欢迫不及待的扬声叫,却被走在她前方突然止步的老公挡住去路,一头撞上而发出哎叫声。然后,就像骨牌效应般,走在她后头的人一个叠一个的撞上她,同时哎叫出声。

    言笔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你干嘛突然停下来不走?”

    被身后那一票人推得一把老骨头差点没散掉的房文欢,伸手打了老公一下,抱怨的问。

    言四宝来不及开口回答,迅速回神的言笔已蹙紧眉头开口道:“你们在搞什么鬼?”

    雍小欢则迅速的挪开身子与他保持距离,一张脸红得像加州桃子。

    他的声音让众人的目光在瞬间一致转向他,然后再慢慢、慢慢地移到他身旁,有着一张红艳艳脸蛋,模样极为清丽讨喜的人儿身上定住不动。

    屋内一片沉静。

    “你看得见吗?”

    一会儿,房文欢开口问老公。

    “看得到,你呢?”

    言四宝动也不动,小心翼翼的反问。

    “看得到。老二,你呢?”她改问身旁的儿子。

    “嗯。”

    “老三呢?”

    “看得见。”

    “婧屏你呢?”

    “嗯,她就坐在言大哥旁边……”

    “一张脸红艳艳的,长得很漂亮。”陈靖屏的母亲张淑芬接声道。

    “嗯,不过还差我们家小屏一点点就是了。”陈志育一本正经的说。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言笔再也遏制不住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叫道,“言老二,你做了什么?”他将目光定在老二脸上,兴师问罪的问。小欢在这里的事,他只有告诉老二而已,而今这情况,不必想也知道是谁搞的鬼!

    “我只是告诉妈妈说你近期可能会结婚,不过对象是个女鬼而已。”言墨耸耸肩,目光仍停在沙发上的雍小欢身上,“她是谁?你终于想通,移情别恋了吗?”

    “该死!”

    言笔只来得及用力咒骂一声,妈妈已开口。

    “老大,老二说你爱上一个女鬼,还要娶她,是真的吗?虽然妈妈不是一个冥顽不灵之人,但是冥婚这种事妈妈还是第一次碰到,你好歹让我有向人请教和准备的时间。”

    “妈——”

    “还有,妈妈不记得曾经教过你花心,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人——呃,我是说喜欢的对象了,就不应该再对别人毛手毛脚的,你有打算要娶人家吗?”

    “你妈说的没错。”

    言四宝立刻附和。

    “爸妈,小欢就是我要娶的人。”言笔受不了的用力吸了一口气,大声的说。

    “小欢?人?但是——”

    房文欢将愕然的目光投向老二。

    言墨一脸怀疑的盯着言笔。

    “老大,这该不会就是你快刀斩乱麻的方法吧?”随便找个女人来结婚。他没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但脸上的表情已将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

    瞄了沙发上的雍小欢一眼,发现她正以一脸好奇的表情看着众人,听他们说话。言笔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继续与眼前这群不请自来的亲人们周旋。

    “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到底为了什么?”他双手环胸的盯着众人问。

    众人一致看向言墨。

    “是你自己叫我来看大嫂的。”

    言墨耸了耸肩。

    “我叫的是‘你’,后面可有加个们字?”

    “是没有,但我想爸妈应该有权利知道。”

    言笔看向父母。

    “你爸的车送去保养,我们需要司机。”

    言笔看向言纸。

    “我和婧屏之间没有秘密。”

    “我和我爸妈也没有。”不用等他将视线扫向自己。陈婧屏主动接声。

    言笔倏然有股想尖叫的冲动,但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却阻止了一切。

    “你们家的感情好好。”雍小欢有感而发的脱口道,脸上有羡慕也有哀愁。

    言笔毫不犹豫的走向她,一把圈抱住她。“以后他们也是你的家人。”说着,他松开她,并顺手将她由沙发上拉了起来。

    “来,我跟你介绍。”

    他将她带到那群人面前,一个接一个的介绍他们给她认识。

    “这是我爸,言四宝。虽名四宝,但惟一的宝贝就是我妈。这是我妈,房文欢,跟你和你姐是同一个欢字。虽然个性有点糊涂,但绝对是个好妈妈。”

    “谢谢你的谬赞,乖儿子。”房文欢伸手拍了一下他脸庞,笑着说。

    言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将她拉到接下要介绍的人面前。

    “这是我弟弟,老二言墨、老三言纸。至于老四言砚现在正在离家出走中,等他倦鸟归巢后再介绍给你认识。接下来这位是言纸的未婚妻,陈婧屏,然后是婧屏的爸妈,陈叔叔、张阿姨。”

    到此全部介绍完毕,言笔紧握住雍小欢的手,与她十指紧紧交握着,然后看向众人。

    “她是小欢,雍小欢。这辈子我惟一会喜欢、爱上,并且会娶的女人。”他以无比坚定的口吻,介绍同时宣告。

    “言大哥……”

    雍小欢有丝不知所措的抬头看他。

    “别紧张,我不是在逼你,也知道这两天实在发生太多事。你没心情想这事。”他向前跨出一步,转身与她面对面,温柔的说道:“我之所以会这样说,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是我不变的决心而已。”

    “呜呜呜,老公,原来我们家老大这么痴情。”房文欢感动装哭道。

    “嗯,可见他遗传了我不少。”言四宝则是不断的点头叹息。

    言笔只觉得脸上瞬间滑下三条黑线,他一百八十度的转身面向自己那对宝贝父母。

    “现在你们人都已经看到了,可以走了吧?”

    他下起逐客令。

    “怎么可以,我都还没和媳妇儿说到话——”房文欢在儿子凌厉警告的瞪视下,慢慢住了口。

    这个老大总爱用这种眼神吓人,可是呜呜呜,最可悲的是她却对这种眼神没有半点抵抗力。都怪他那眼神该死的像极了他外公,也就是她老爸了,呜呜呜。

    “走就走嘛,反正来日方长。”她以极不甘心的口气改口说,半转身对站在儿子身边的未来媳妇微微一笑。“小欢,妈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聊天喔。”说完,她朝儿子冷哼一声,拉了老公转身就走。

    带头的都走了,其他人还留下来做什么?当然也只有跟着走的份了。众人一个接一个的转身走。

    “老二,你留下来。”言笔突然开口。

    刚刚转身要走的言墨怀疑的回头看他。

    “你留下来陪我聊天。”

    将言墨留下来聊天的代价,就是得巨细靡遗的满足他所有的疑问。当然,言笔也如愿以偿的平安度过这充满诱惑的一晚。

    时至凌晨五点,前一晚全没合眼,外加连续一个星期不曾好睡的言笔终于累极的瘫睡在沙发上。

    言墨疲惫的起身,伸伸懒腰、扭扭脖子,在犹豫了一秒之后,他放弃近在咫尺的客房转身离去,临走前还不忘将屋内的大灯切换成夜灯,即使外头的天光已微亮。

    早上九点,主卧房内的雍小欢进入浅眠,而客厅沙发上的言笔还在深眠中,门铃倏然刺耳的响起。

    “啾啾啾……”

    高分贝的声响同时吵醒了两人,言笔从沙发上诅咒的跳起,怒气冲冲的冲向门口,而雍小欢则揉着仍然爱困的眼,出现在主卧房门前。

    “你他妈——”言笔的声音在拉开大门,看见门外站立的人待戛然而止,他呆呆的看着站在门前,脸上有着未干泪痕,眼睛、鼻子都红通通的母亲,张口结舌。

    发生了什么事?爸妈吵架,妈妈离家出走不成?

    怀疑才刚成形来不及问出口,房文欢已迅速的越过他,朝屋内中了进去。

    言笔的视线随她而动,只见她冲进屋后,笔直的朝站在主卧室门前的雍小欢而去,倏然伸手一抱,呆若木鸡的雍小欢就这样被她抱个满怀。

    “可怜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她哀伤的哭道。

    言笔眨眨眼,与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雍小欢遥遥相对。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在对方眼中看见同样的疑问。

    “一切的事情,我们都听老二说了。”言四宝出现在言笔身后。

    言笔转过身,看着父亲严肃中带着些许愤慨的面容,再对上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瞬间恍然大悟。难怪妈妈会哭成这样,还抱着小欢直道可怜的孩子。

    他转身看向母亲与自己深爱的女人。

    “妈,你先放开小欢,你这样会让小欢不知所措的。”

    “是吗?对不起。”

    闻言,房文欢急忙松开雍小欢。

    雍小欢急忙摇头。

    “您别这样说言……”

    “妈妈。”房文欢迅速说道,“你可以直接叫我妈妈。”

    “妈妈?”雍小欢茫然的重复。

    “对,对,就是这样,乖女儿。”房文欢遏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倏然又将她紧紧拥进怀中。

    “等一下,妈,你刚刚说什么?女儿?”言笔一愣,怀疑的走上前。

    “对呀。”

    “对个大头鬼。”

    言笔倏然将雍小欢由母亲怀里抢过来,紧紧的霸住。“她可是我的女朋友,我未来的老婆,你将来的媳妇,怎么会是你女儿?你不要半路乱认女儿好不好?”

    “为什么不能认?”房文欢用力抹掉眼眶中的泪水,抬头挺胸的反问,“你又还没娶到人家,人家也还没点头说要嫁给你。如果到最后你根本就没那个福气的话,那我不是媳妇女儿都没了吗?不行,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先认女儿好了,这样的话,即使到时没了媳妇,也还有个女儿。”

    “妈,你这不是存心触我霉头吗?”

    言笔大蹙其眉。

    “什么触你霉头,我是实话实说。”

    “小欢会嫁给我的。”

    “你说了就算数喔,人家又没点头。”房文欢斜睨儿子一眼。

    啧,又不是情敌碰面,分外眼红,老妈干吗用那种表情斜睨他,还双手抱胸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真那么瞧不起他吗?“

    “小欢,你会嫁给我对不对?”输人不输阵,言笔立刻转头凝视着雍小欢问。

    雍小双一愣,眨了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瞧,人家根本就不想嫁给你,全是你自己在一头热。”房文欢得意的说道。接着不理儿子的怒目瞪视,亲自牵起小欢的手。“小欢,你愿意当我的女儿吗?”

    “不愿意!”言笔迅速抢白,同时将女友的手从妈妈手中夺回。带着她往后退了一大步。

    “我又不是问你,你回答什么?走开,走开,我问小欢。”房文欢挥手道,同时跨步向前。

    言笔带着雍小欢迅速后退,躲到沙发背后去,他看向父亲。

    “爸,管一管你老婆好不好?”

    “你应该知道,我向来对你妈没辙。”言四宝摇头拒绝。

    “小欢,快离开那个没大没小的不孝子,我还有另外两个儿子可以介绍给你,而且绝对都比这个好。”

    “妈——”言笔咬牙切齿的大叫,“你若继续闹下去——”

    “谁在跟你闹,我是认真的。她打断他,小欢,我家老二言墨你昨天也看过了对不对,他不但长得帅,头脑更是好得不得了,年纪轻轻就是一间资讯公司——”

    “老二有喜欢的女人了。”言笔倏然截断她的话。

    “啊?”房文欢一愣,心中暗骂言墨那个臭小子,有喜欢的女人也不带回家给妈妈看,害得她以为平日不近女色的他性向有问题哩,真是个小浑球!“没关系,没关系,还有老四在。小欢,虽然老四现在不在家,但是我收藏了很多他从小到大的照片喔,包准让你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喂,你要把她带到哪去?”

    言笔圈住小欢,大步朝大门方向走去。

    “离开这里。”

    他冷着脸,头也不回的说。

    虽是年过半百,房文欢跑起来仍健步如飞,瞬间即追上他们。

    “不行!”

    “你要走可以,把我女儿留下。”

    “她不是你女儿。”言笔咬牙切齿的说,他真的快被妈妈的无理取闹给气死了。

    “不管,我就是要认她做女儿。”

    “你——”

    用力吸一口气,再一口气,言笔瞪着像是存心要与他做对的妈妈,决定来猛的。“好,二选一,如果你真要认小欢做女儿的话,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

    一旁的雍小欢顿时倒抽了一口气,但——

    “断就断,反正我儿子那么多也不差你一个。来,把小欢还给我。”房文欢丝毫不在意汛,迅速点头说。

    “不!”雍小欢倏然叫喊。

    “什么不?”房文欢不动声色的看向她。

    “你们别吵了,我愿意、我愿意。”生怕他们母子真因她反目成仇,雍小欢紧紧的捉住言笔的手臂,抬头看着他。

    “你愿意什么?愿意做我女儿吗?”房文欢瞠大眼问,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不,不是。”她急忙摇头,“我的意思是说我愿意嫁给言大哥,然后做您的媳妇,所以你们别再吵了好吗?”

    “你愿意嫁给言笔?你确定吗?”

    雍小欢用力的点头,生怕她不信。

    “可是你先前不是犹豫不决吗?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决定了?是不是你担心我们母子俩会绝裂,所以才暂时答应下来?”房文欢怀疑的看着她,“其实你不用这样子,我和这个不孝子……

    “不是这样的,我喜欢言大哥,也……也爱他。”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接着嗓音沙哑的低沉道:“可是我姐姐昨天才过世,我……

    她欲言又止的闭上嘴巴,一会儿再抬头时,眼睛和鼻头都变红了,眼中则充满了挣扎与无止境的哀伤。

    房文欢心疼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这件事我也有听老二说,你别太难过,老天做这样的安排一定有她的用意,也许只有这样,沁欢才能真正的摆脱长年积压在她心里,对你们父亲的怨恨,嗯?”她柔声的安慰她。

    雍小欢看着她慈祥的面容,就像她记忆中的妈妈一样。她看着看着,终于再也受不了的扑向她,紧紧抱着她,哀痛欲绝的哭了起来。

    她一直哭一直哭,哭得上气下接下气仍不断的继续哭。

    言笔不忍的想上前安抚她,却被母亲摇头阻挡了下来。然后他就只能着急的站在一旁,看母亲犹如保护个小娃娃、小宝贝似的,不断的轻拍、轻哄怀中的她,有时还抱着她微微地摇晃起来。

    她当她是小婴儿吗?

    虽然有点不以为然的这么想,但是当她的哭声渐歇,抽噎的频率也趋缓时,他还真是佩服母亲,因为再次抬头,小欢眼中已看不见那每次见到都让他犹如被人狠狠端了一脚的深沉哀伤,除了红肿的眼眶和被泪水刷洗得晶亮的瞳眸外,只有释然与宁谧。

    房文欢温柔的伸手替她抹去眼眶边残留的泪水。

    “哭饱了?”她调侃的问。

    雍小欢羞然的一笑。

    “妈妈的怀抱很温暖对不对?有没有让你改弦易辙的想当我女儿?”

    “妈!”言笔倏然叫道,他以为她已经死心,或者早忘了刚刚的事,没想到……

    “干嘛?”房文欢不悦的瞪向儿子,“小欢她姐姐刚刚过世,虽说她答应要嫁给你,但短时间你们也不可能结婚,让她先当我的女儿,让我疼一疼不行喔?”

    “我……”

    “你什么你?”房文欢生气的一斥,“不孝子!少根筋!有异性没人性!笨蛋!呆子……”

    “妈,哪有做母亲的这样骂自己儿子的?”言笔忍不住打断她,抗议道。

    房文欢瞪着他。

    “老婆,老大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说穿了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脑袋不会转弯。你不说明,他永远也不知道你在气什么。”言四宝走上前,环住老婆的双肩安抚。

    “所以我才说他是个笨蛋。”

    言笔无奈的看向父亲,用眼神问,妈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你不觉得你妈这么积极的突然想认小欢当女儿很奇怪?”言四宝不答反问。

    言笔眨了眨眼,不是很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听说小欢先前一直都没答应你的求婚。”言四宝看了他一眼说。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这回不只言笔恍然大悟了,连一旁的雍小欢都轻啊了一声,原来……

    “一半一半。”房文欢霍然开口,真心的望着雍小欢说:“除了想帮这个不孝子之外,我是真的真的很想认你做女儿,所以小欢,在你嫁给我那不孝子之前,如果你突然改变决定不想嫁给他的话。没关系。但是你可千万要记得这里还有一个言妈妈想收你做女儿。知不知道?”

    “小欢会以媳妇的身份叫你妈妈。”言笔坚定的道。

    “你要记住喔,小欢。”房文欢不理他,径自对着雍小欢说。

    “嗯。”雍小欢感动的点头,声音微哽。

    她真的真的好感谢沁欢将身体留给她,这种幸福,她以为永远跟她无缘,没想到如今她不仅与它相遇,还让它将自己紧紧环抱。

    言笔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她看了他一眼,给他一抹微笑后望向门外天际。沁欢,谢谢你!

    她在心里对最亲最爱的姐姐说道,我会带着你的名字、你的身体永远幸福下去,所以,也请你和我一起感受幸福吧。

    我爱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