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工科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轻重不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报天之功,称封;报地之功,称禅。

    泰山的祭坛已经开建,李董对土台子半点兴趣都没有,他只要花岗岩、水泥、钢筋,修好了用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往后哪个皇帝上台,甭管是姓李还是姓苟,上了泰山就得用他的家当。

    御传世还容易朽坏,祭坛你除非炸开。

    可要是没有金银财宝埋底下,你炸开干什么呢?

    泰山上的土台子改了材料,梁父山上的祭坛,同样是要改。

    哼着《梁父吟》,诸葛亮版本的《梁父吟》很受李董的喜欢。他感觉自己的功德,已经碾压秦皇汉武。

    “书同文”,他做到了,还给了升级;“车同轨”,他做到了,还扩大了车辆、道路的种类。

    汉武帝干了匈奴,他揍了突厥,不但揍了,还把漠北吃了下来。每年唐朝对漠北的输血操作,和各地的收入比起来,谈不上九牛之一毛,但也无伤大雅。

    更何况,这几年随着青料塔的扩建,大型牲口的存栏量,达到了前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一个地方即便是牛羊全部报销,对帝国的总体而言,也是毛毛雨。

    而持续以来的毛皮经济,又彻底将漠北广大地区的部族彻底卡死,连偷鸡的机会都不存在。并且大型毛皮商多是游侠或者退役府兵转型而来,剽悍的性格,加上先进的武器装备,还有攫取利润的狂热,整个地区再想出现匈奴或者突厥,已经成了九幽黄泉一般的难度。

    这一切,都是在自己的手中诞生。

    前人不能解决的难题,在贞观朝得到了解决。

    李董很高兴,他真的很高兴。

    “报之于天帝,今时贞观,功至大矣。”

    手掌拍着大腿,《梁父吟》停当之后大笑三声,这世上最畅快的事情,大抵就是如此。

    在世时的功德,想要超越他,那该是何等的艰难。

    李董知道世界是圆,知道大地是一个圆球,但他没有一统全球的想法。贞观朝三千万黎民的极限,就在这里;贞观二十二年造大船的极限,就在这里;贞观朝唐人对**的自我约束,就在这里。

    过线,大概遍地烽火,处处叛逆。

    “陛下,《洛阳日报》《扬子晚报》《武汉日报》到了。”

    “放下吧。”

    “是,陛下。”

    康德缓缓退去,没有打扰他的主人。

    在他接任史大忠之前,他就没见过如此意气风发的主人。哪怕突厥被打残,也只是报复之后的快感。

    现在这种大圆满的志得意满,从未见过。

    李世民翻着报纸,鼻梁上的老花镜是吴王送过来的,很新,还做了金边,看上去很有书卷气。

    只是李世民对这些并不在意,将眼镜向下放了一点,低头挑眉看着报纸。平日里的事情,能够吸引他的很少,他现在在意的,只是死后的世界。

    封禅泰山这件事情,并不是他要夸耀功德如何璀璨。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自己的伟大,哪怕是天帝,假如天帝存在的话。

    他只是希望传说是真的,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的功德让天帝满意,那么就飞升吧,或许死后的世界,就是神仙的世界。

    武汉的那条江南土狗不能拿出证据证明神仙的世界是假的,所以说不定是真的呢?

    不能证明,也不能证伪。

    “噢?原来地球之南,四季同中国相异?”

    《洛阳日报》正在报道的,是逐渐有参加一项竞赛的冒险船,从海外归来。这个竞赛,似乎是武汉举办的,当年引发了很大的轰动。

    “似是周游东海之竞赛?”

    李世民想起了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个竞赛。

    看着窗外的雪花,一眨眼,贞观二十六年的冬雪就这么到了,而一场环绕“东海”的竞速赛,似乎并没有真的结束。

    想要拿到比赛的优胜,并不怎么容易。

    要有证据证明自己到了哪里,航海日志、星图、动植物标本、土人……很多东西都可以证明,只要拿得出来。

    上海镇接收到的稀奇古怪动植物多了起来,有体型更大的“花豹”,有半死不活的绿色大蟒,有似驼非驼似羊非羊的牲畜,有疾走如飞的陆行大鸟……

    裁判有很多个,但本质上只有一个。

    长孙无忌在上海镇只看到这些稀奇古怪的珍禽异兽,就觉得大呼过瘾,只这些神奇玄妙,就让这个老家伙不想辞职不干。

    权力他要一直掌握着,否则,以后哪来的资格,在奇珍异兽面前随意地点评?

    “美洲豹、森蚺、羊驼、鸸鹋……鸸鹋?这是去了澳大利亚?”

    翻看了大量的航海日志、星图,对于流窜到澳大利亚的冒险船,张德还是感觉很惊讶的。

    在他看来,船只更大可能通过北太平洋的洋流之后,会顺着太平洋的“珍珠链”前往菲律宾。

    此时的菲律宾,在南海宣慰使的档案中,被称作“东南石塘”。“东南石塘”已经设置有高配的南海宣慰使副使一人,主要负责的就是入贡巨木和金石。

    自从陆续在海外发现金矿之后,尽管外派做官是个冒险行为,但和回报比起来,愿意参加这场冒险盛宴的官吏并不在少数。

    而随着府兵改制,退役的府兵为了寻找更加丰厚的回报,也愿意受雇佣而外出。

    经过南海宣慰使的多年影响,“东南石塘”已经有了几个固定的港口,大量参天巨木,都是从这里运输向流求或者广州,有的大船通航能力强,则是直接抵达杭州或者苏州。

    整条航线,虽然也有黄金白银掺和其中,但真正的利润来源,却是木头。

    随着各地的大建开始,东南地区的木料消耗极大,而连带着民间市场对木料的需求又在增加。

    这就使得木料价格不断抬高,长途海上运输的利润,也就出来了。

    更何况,中央政府对巨木的消耗是惊人的,大贵族们的亭台楼阁,以往使用巨木,都是要精打细算,琢磨用个传世百年甚至两百年的。

    曾经即便是顶级权贵,也不敢大肆消耗巨木,但是现在却是不同,除了供应中央之外,甚至地方上的小贵族,买一根南海巨木,似乎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夸张的事情。

    需求带来利润,“东南石塘”几百年没有“苍龙道”那么繁荣发达,但也的的确确属于唐朝的既得利益。

    环东海竞速赛的重要一站,原本应该是这里。

    只是万万没想到,误打误撞的人不少,居然有人流窜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