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工科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最后一班车 终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父。”

    一把将小豆丁抱了起来,老张笑着用胡须扎着咯咯直笑的孩子,“看你还偷老夫的糖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父、大父……”

    好一会儿,才把小孩儿放了下来。孩子走路还不稳当,但还是跌跌撞撞跑开,一头扎入母亲的怀抱。

    “娘、娘、娘……”

    换了头饰和服装的温柔蹲了下来,宠溺地搂着小孩儿,然后抱在怀中,到了张德跟前,缓缓地施礼:“大人。”

    “嗯。”

    张德点点头,然后问道,“大哥呢?”

    “正配着阿姐。”

    大概是杜灵芝怀孕之后反应很大,张沧一直在陪着她。

    “车票给你父亲带过去了?”

    “父亲让我转告大人,说是多谢大人提携之恩。”

    “嗯。”

    不置可否,老张也不信温挺会真的感谢他。张氏跟温氏的交情,还没有那么深厚。更何况当年温彦博在世之时,扯淡的事情不要太多。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阵爆竹声。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鞭炮轰鸣,不多时,又有锣鼓响起,丝竹的欢快曲调,直接告诉周围的左邻右舍,这是有人结婚。

    “不知哪家嫁女,不知哪家娶妻……”

    淡然地说了这么一句,却见一个少年走了过来,行了个礼之后,才道:“老叔,你看。”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好运气好运气。”

    那少年手中居然是一颗红蛋,大概是正好路过,被结婚的人家塞了喜庆的红蛋。贞观朝经过了二十八个年头,去年开始,越来越流行结婚的时候添置红色喜庆的东西。

    原本鸡蛋是舍不得上红色的,如今结婚,却是大不相同,只要价钱公道,有专门的司仪可以帮忙倒腾来红色染料。

    煮好的鸡蛋,涂上了红色,自然是更加漂亮。

    除了红蛋之外,似乎还有蜜枣。这种蜜枣和中国的蜜枣有点不同,它其实是椰枣,大量进口之后,如今在欢州爱州等地,多有种植,产量并不算太好,但供应中原市场已经绰绰有余。

    自从贞观二十七年长孙皇后“南巡”之后,广州升格为南都,这种蜜枣因为在南都招待过女圣陛下,所以算是入贡特产之一。价钱也就水涨船高,在京中,目前只有结婚的时候,才会用椰枣来制作成特殊的蜜饯。

    “象哥,今日就跟着老夫,坐在你大父身旁,可好?”

    听到张德的话,李象有点犹豫,好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地问张德,“老叔,大人甚么时候可以回来?”

    “快了。”

    轻轻地拍了拍李象的肩膀,“快了,会回来的。”

    “嗯。”

    李象点点头,他武汉读书,但也有东宫的属臣跟着,还有内府局的阉人伺候。二圣专门择选出来的教授也有几个,都是陇右出身的本家,帝王之术之类的东西,李象即便不想学,却也懂了不少。

    作为一个少年,他很矛盾。他知道自己能够安安稳稳全须全尾地在这里站着,还能够跟着张德去坐在祖父李世民的身旁,纯粹是因为有张德的护持。

    湖北总督江阴侯张德,就是他最大的“护法”,没有谁比他更大了,连祖父李世民也不能。

    要是张德不在了,甚至连张德的儿子,甚至自己身旁站着扶温温柔柔的温氏女郎,都会让他不得安生。

    或许会死无葬身之地,又或许苟延残喘,谁知道呢。

    总之,二圣送来的“先生们”,那些个法子对付这些人,似乎是不管用的。

    二圣也无所谓管用不管用。

    更何况,自己的祖母长孙皇后,对于治理这个皇唐天朝更感兴趣一些。乃至自己的父亲,皇唐天朝的皇太子李承乾,只能在瀛洲称孤道寡。

    抛开这一切之后,李象又明白,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做皇帝,大概是要和老叔张德决裂的。

    哪怕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可“先生们”说了,这是家业,这是社稷,这是李唐江山。

    “象哥喜欢做什么?”

    “听人说,南极有雪地肥鹅,油脂丰满,不知口感如何。”

    “噢,如此说来,是想效仿你长孙表叔,周游四方。”

    李象又是拱手行了一礼,没有多说什么。

    作为“皇太孙”,他的压力很大,虽然自己也解释不清这些压力怎么来的。可能二圣派来的人,还有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整天说这些那些之后,便有了压力。

    “若是想出去转转,就出去转转。你又不缺钱,也不缺人,组个探险队,想走就走。莫非你还想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做一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业?”

    李象摇摇头:“老叔,我不知。”

    “不知好啊。”

    老张笑了笑,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人还是要活泼一些,莫要想太多。”

    “是。”

    “走吧。”

    “是。”

    离开之后,外面早就准备好了马车。护卫们很是紧张,每到这种时候,作为张德的保镖,他们的压力都很大。

    想要刺杀张德的人不但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

    “国贼”,是湖北总督江阴侯张德的称呼。

    朝野之间,背地里这么称呼他的人,比比皆是。

    江湖上的“英雄好汉”,想要拿走大奸贼张德人头的,不在少数。

    从河北刀客到江南剑士,多得是想要扬名立万之辈,亡命徒们最大的花红,就是湖北总督江阴侯张德的脑袋。

    “正义之士”都很清楚,他们不但能赚钱,还能白捡名声。

    救国救民的名声,如何不响亮?

    只是,想要刺杀张德,其难度之大,简直不可想象。

    “都宪,直接去车站吧。殿下已经到了东站。”

    “噢?已经提前去了?”

    “殿下怕生波折,索性先去了东站,以免都宪绕路。”

    “好吧。”

    张德点点头,“去东站。”

    洛阳城东,有着“京东线”的始发站,京东站。蒸汽机车试运行已经两个月,虽然还是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膨胀到惊人的债务,几乎让任何一个知道底细的民部官吏都要脸色发白。

    但是,对交通部的人来说,这根本毫无压力,不管债务有多大,交通部都能吃下来。

    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

    “京东线”很漫长,同样修建起来又很轻松,至少比“汉安线”要轻松得多,培养出的一大批熟练工,并没有就此休息,黄河到长江之间的广大地域之中,多有规划好的线路准备开工。

    石城钢铁厂甚至也规划了一条通往鸭绿水的铁道,只是迟迟得不到审批,为此嘴里已经只剩一颗老牙的王孝通老爷子,居然跑到交通部静坐绝食。

    这让杜楚客很是下不来台,王孝通的地位很微妙,但能够让王孝通都这般豁出去,可想而知地方上对铁路的狂热念想。

    更重要的是,石城钢铁厂正在扩大产能,他们需要铁路,需要市场,需要输出。

    朝鲜道这个“新兴市场”,他们是志在必得的,而朝鲜道行军大总管牛进达,似乎要高升了。

    换一个“巡抚”还是“总督”当当,不得而知,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阿耶!”

    到了车站,有个华服小郎,一身锦袍狐裘很是漂亮,阳光下闪闪亮亮的,简直是让老张睁不开眼。

    上好的丝绸,总能制作出惊人的效果来。

    “嗨呀,总算又长高了。”

    将小跑过来的李雍抱了起来,身体很结实,李丽质果然没有过分溺爱他。

    不远处,宫装美妇亭亭玉立,只是站着,就让人不敢亲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