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338章 平息陇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陇右大乱,可处于风暴中心冀县的刘禅心里没有丝毫的波澜。

    甚至有点想笑。

    可以这么说,这是他出兵以来打的第二轻松的一仗,

    仅次于之前出兵救援襄阳,大破文聘的那一次。

    考虑到上次有常将军的影响,这应该是算是他出兵以来打的最安稳,最惬意的一仗。

    唔,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常将军的影子,

    至少之前有人经过关平报讯,说曹彰挂帅出征,想来这种大汉纯臣除了常将军之外也没有第二人。

    想到常将军,刘禅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好奇妙啊。

    奉命护卫刘禅的姜维见刘禅居然笑容颇为灿烂,忍不住连连点头,在心中默默称赞。

    太子年少,竟有如此心性,面对惊变兀自不乱,怪不得能统帅千军万马。

    “太子?”

    “唔?”

    “末将一直想跟太子学习兵法,前些日子仿照太子曾经的手段,放出话说郭淮已经投靠我军,不知太子意下如何?”

    “蛤?我以前做出过这种事吗?”

    “没有嘛?”姜维一脸懵逼。

    刘禅摸了摸下巴,倒是轻轻点了点头。

    “你这么说,倒是也不算错。”

    姜维:……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刘禅缓缓背过双手,叹道:

    “可惜了啊……伯约,传令下去,要厚葬王异。”

    姜维:???

    ·

    梁双严重低估了刘禅军的战斗力。

    他本以为刘禅军再强,也就是比当年的马超稍微强那么一点点而已。

    梁双软禁王异之后,先用城外的胡羌攻打冀县正门,企图调动城中的防御力量,然后让城中的世族一起发动,直接斩杀刘禅。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胡羌联军对城门发动进攻之后,诸葛乔立刻下手,对城中的世族展开一轮血洗,这些本来还在等机会偷袭刘禅的凉州世族居然遭到诸葛乔偷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杀的血流成河!

    “将军,这边走,这边走,

    那些反贼都藏在这边啊。”

    姜家的家主姜岑之前曾经接到过梁双的邀请,一度也有跟刘禅为敌的念头。

    但随着姜家在第一次陇右大考试中攫取到了大量的资源及姜维在刘禅身边的地位原来越高,姜岑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都是做大汉的官,为啥一定要跟太子为难。

    就算以后兼并土地隐瞒人口困难一点,但这些人为乱,姜家子弟做官的可能性就会更高,

    如果太子能平定雍凉,创造一个更好的局面,他们姜家还可以通过丝绸之路的贸易攫取更多的资财。

    思来想去,姜岑决定全面倒向刘禅,他把这些世族盟誓讨伐刘禅的具体消息都告诉了虞翻,虞翻手下的校事也是下手果断。

    梁双惊奇的发现,己方才是被偷袭的一方……

    可恶啊,可恶啊,这个姜岑,居然这么无耻!

    诸葛乔统帅的部队有虞翻的校事指导,当真是破家杀人一气呵成,

    梁双手上掌握的精兵当年能跟马超战得有来有回,可他们在巷战中对上全副武装的昊天军,居然毫无还手之力。

    句扶紧握大斧,在人群中放肆劈砍,昊天军众人也紧紧跟随,都感觉这一仗比在油江口城下迎战韩当可顺利太多。

    这些世族联军,比吴军的精锐差的太远,如何阻挡刘禅大军的猛攻。

    在丁奉加入战团之后,战斗已经变成了一边倒,

    冀县到处都是喊杀,而城外的胡羌根本无力破城,也只能劫掠一番城外的百姓后抓紧退去。

    梁双见谋划许久居然落得这个下场,也只能仰天长啸一声,抓紧走地道潜逃——

    这城中不止一处地道,梁双这样的地头蛇见势不妙,还是能找到抓紧离开的办法。

    为今之计,也只能抓紧逃到上邽跟杨阜会和,

    如果见势不妙,就抓紧走渭水河谷向东撤退。

    逃到长安,还有反击的机会。

    梁双是这么想的,而他的运气也确实不错,

    城中一片大乱,虞翻等人还在维持秩序,防止出现有人趁乱抢劫良民的事情,还真一时半会抓不到此人。

    梁双在阴暗的地道中憋屈地奋力前行,好不容易逃出城外,这才松了口气。

    今天能逃得性命,看来是命不该绝。

    等逃到关中,以后还要重整兵马,继续跟刘禅……

    哎,算了,丢了雍凉,大魏还能不能战胜刘禅还是另说。

    等逃到关中,我就隐姓埋名,好好过此一生算了。

    管他天子姓刘还是姓曹。

    梁双正坐在地上胡思乱想,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

    他一个激灵站起来,见来的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这才松了口气。

    “王夫人,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被梁双囚禁的王异。

    王异和梁双在用不用羌胡兵的问题上有很严重的冲突,梁双顺手把王异软禁起来,

    他也知道王异的本事,自己不在,她肯定有溜出来的办法,这倒是不算奇怪。

    王异身穿一件皂色深衣,一脸肃穆庄严,本来娇美的脸上因为疲惫多了几分老态,

    她轻轻掠了掠鬓角的长发,悠然叹息道:

    “汝可知,汝召来的那些胡人杀伤了多少天水父老?”

    梁双一怔,脸上随即露出喜色:

    “呵,这些人也不是全无作用,

    他们杀人极多,刘禅难以募得兵员和粮食,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梁双当年掀起天水大乱,见人就杀,见人就抢,王异的两个儿子也在那次战乱中被他所杀,他自然不会把区区人命放在心上,

    听说那些羌胡那不是毫无作用,起码能给刘禅造成一定的损伤,这让梁双的心情又稍稍好了一些。

    “王夫人,这些事情……”

    他见王异脸色铁青,这才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

    “我等出身此地,少年时羌胡横行,我等也都许下过效仿壮节侯保境安民的大愿。

    我天水人杰地灵,为何偏偏出了尔这种奸狡败类,我王异真是失心疯了,才会与尔这种小人联手!”

    “混账,你骂谁呢!”梁双顿时不开心了,

    今天本来就遭到大败,心情极其不好,现在王异居然还敢阴阳自己,这让梁双更是心态爆炸。

    臭女人,还敢胡言乱语,我今日就宰了你!

    梁双猛地跃起,铁钳般的大手牢牢抓住王异的脖颈,狠狠发力。

    王异呼吸一窒,脸上立刻露出痛苦的神色,

    可下一秒,痛苦的人却换做了梁双。

    一支羽箭准确的洞穿了梁双的咽喉,梁双怔怔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缓缓转身,终于看见了射杀自己的凶手——

    居然是郭淮!

    果然是……这个叛徒!

    这是梁双人生中最后的印象。

    王异并不惊异于郭淮的出现,她朝郭淮缓缓地点点头,略带几分歉意道:

    “民妇无能,害的将军被擒,今日也只能一死谢罪,有劳将军下手了。”

    郭淮的嘴唇动了动,终于缓缓叹了口气:

    “刘禅用兵如神,智谋甚远,非我等可及。

    现在魏延已经到了段谷,大魏已经回天无力,也只能……如此了。”

    郭淮说话的时目光稍稍向身边移动,

    在那边,丁奉正手握复合弓,一脸庄严地看着二人。

    倒在地上的梁双当然不会想到,他软禁王异,发动胡羌进攻的时候,王异就已经托人向郭淮传信,请求郭淮向刘禅通传羌胡跟梁双联手的消息。

    郭淮当然万般不愿,他怎么也不肯相信王异居然会向刘禅报讯,

    可事实就摆在这里,郭淮万般不愿,也只能抓紧把梁双跟羌胡联手的事情说给刘禅。

    刘禅接到报讯的那会儿梁双已经发动,

    虽然刘禅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但听说王异居然向自己报讯,还是有点意外。

    他考虑过这是王异的陷阱,但郭淮表示,王异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这个女人确实很想杀了刘禅,

    但生于斯长于斯的乡土情怀让她更不能接受胡骑在这片土地上肆意横行。

    她从小就深深敬佩守护冀县宁死不屈的壮节侯傅燮,发誓绝不会让胡羌践踏自己家乡的土地。

    这次魏国为了夺回陇右,开始疯狂许愿,甚至愿意让胡羌大军进驻,这已经触动了这位奇女子的逆鳞。

    刘禅思来想去,让丁奉带着郭淮一起埋伏梁双,如果有什么问题,相信以丁奉的武力和机变也足以应付。

    只是看着王异和郭淮两人互相对视,丁奉居然一时不知道该做怎样的反应。

    这个女人,到底杀不杀?

    不杀是给太子惹事,

    要是杀了……

    好像有点不解风情啊。

    太子素来不杀降者,还是立下大功的降者。

    他还在犹豫,王异已经缓步走到郭淮的面前,朗声道:

    “还请太子信守承诺,休要用羌胡践踏我土,

    今日王异愿死,还请太子听我一句——

    胡虏奸狡诡诈,不服王化,若迁至中土,早晚必将祸乱苍生。

    还请太子……听民妇一言。”

    王异是必须死的。

    她是这次陇右叛乱的组织者和幕后的推手,

    更别提她跟马超有血海深仇,她丈夫还是死在黄忠的手上。

    这点,王异也非常清楚。

    看着郭淮手上的长弓,她微微颔首,缓缓闭上眼睛。

    郭淮长叹一声,默默松开了手上的弓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