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339章 此地永为汉土(为車夶炮舵主加更一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王异梁双的叛乱还给了刘禅一个很好的借口,让他得以好好整顿一下雍凉这些早就不服王化的世族。

    直到这会儿,那些参与叛乱的世家才恍然醒悟,他们原来从一开始就掉进了刘禅的算计里。

    刘禅进驻冀县之后设置的校事和考试制度让他从一开始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大义的名分配合良好的制度,让他在冀县的很受支持,这就注定了梁双等人掀起的大乱也只是乱。

    仅此而已。

    甚至多年前曾经一起讨伐马超的姜家就坚决站在了刘禅的一方,

    梁双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

    激战一个白日,所有的乱军都被歼灭。

    校事在这次作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所有敌人完全暴露在汉军的屠刀之下,

    丁奉手下的胡遵在这次作战中表现非常活跃。

    他手持一把钢刀,杀的浑身是血,如厉鬼现世一般,

    看着那些抱头鼠窜,拼命求饶的豪族子弟,胡遵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看看,为什么要跟太子为敌?

    我胡遵出身世族,还不是老老实实跟着太子走,

    你们这些人这么不识抬举,我也只好用你们的鲜血助我升官发财了。

    胡遵自然不是大汉的忠实拥趸,但他很能认清形势,

    现在刘禅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

    只要魏国打不动陇山防线,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以后大汉还需要我胡遵贡献力量,得跟紧太子这个昊天上帝的化身才是。

    “太子神机妙算,我等自愧不如啊。”

    激战结束,满脸是血的诸葛乔蹦蹦跳跳的出现,吓得刘禅浑身一个哆嗦。

    “阿,阿乔,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廖神医,快来给阿乔诊治一番。”

    廖立:……

    诸葛乔擦了擦脸上的鲜血,得意地道:

    “多谢太子,臣毫发无损。”

    “我早就知道太子深谋远虑,这些人自以为得计,还不是被太子狠狠抓在手中?

    这次重典严惩,我看还有哪个宵小敢跟太子为难!?”

    见不到诸葛乔的时候很怀念他熟练的脑补和吹捧,可阿乔这厮天天上蹿下跳有的没的,确实让刘禅臊得慌。

    不行,还是抓紧把阿乔外放出去,我实在是听不得他再这么吹了。

    “校事还是太少,有劳仲翔先生操劳了。”刘禅冲虞翻道。

    虞翻点点头,严肃地道:

    “定然不辜负太子所望。”

    刘禅见识到了校事的强大,仍旧愿意把这支精锐部队全都交给虞翻统帅,这是对虞翻何等的信任。

    虞翻一把年纪,经历过无数的生死离别,对功名利禄看的已经非常淡薄。

    但刘禅这样看得起他这把老骨头,他自然要做出些成绩,绝不让太子失望。

    王熙忙碌地组织人手抢救伤者,

    手头的医匠太少,王熙有些绝望,好在廖立蹦蹦跳跳出来,指导着王熙刚刚训练的这些医匠给伤者止血——

    这倒不是廖立良心发现,只是他知道就算自己不管,刘禅也一定会叫自己上阵,还不如抓紧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说不定太子的心情会好一点。

    经历过南中之战,廖立的手艺已经非常娴熟,

    单就裹伤这一道,他可比平时只诊脉、开药的王熙熟练太多。

    那些备受折磨的伤兵无力的吟呻着,看到来救治自己的居然是廖立,顿感伤痛都好了几分。

    “廖神医,廖神医来救我们了!”

    “有廖神医在,我们有救了!”

    廖立委屈地都快哭出来了,老子这样不怕脏不怕累地救治汝等,汝等居然还这样污蔑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都闭嘴,我看你们还是伤的太轻啊!”廖立不满地道。

    王熙在一边感动地道:

    “廖神医品行高洁,救人不求称赞,实乃我辈楷模。”

    诸葛乔也在一边抱着膀子连连点头:

    “是啊,想不到许久不见,廖神医这医术已经如臻化境,怪不得陆小娘子常说自己收了个好徒弟呢!”

    廖立:……

    我现在申请去永昌种地还有机会吗?

    这一战,叛军有超过五百人被格杀,其他人被俘虏后也都被集中关押,

    来年春天,这些人将作为免费劳动力投入天水的耕种之中,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异表现,想再回到之前的自由的生活那是绝对没有希望。

    不过,刘禅也给了他们一点指望。

    “只要认真耕种,你们的子孙可以恢复自由,可以获得开荒种田的权力和参与考试的资格。

    至于其他的,就看你们的努力了。”

    “太子仁义!”诸葛乔忍不住开始吹捧,

    刘禅苦笑道:

    “什么仁义不仁义的,有不少百姓因为这城中战乱饱受牵连,说起来都是我不戒之过,还得请仲翔先生替我拟个诏令,抚慰这些在战乱中受到牵连的人家。”

    丁奉和郭淮这会儿也正好回到城中,听说刘禅准备抚慰这城中受到波及的百姓,他砸了砸嘴,又缓缓地摇了摇头。

    此子年少,却有如此心性,大魏如何是他的对手。

    “禀太子,王异梁双皆死于乱军之中!”丁奉肃然道。

    刘禅点头道:

    “将梁双斩首示众,这一战……就算结束了!”

    这次大乱有许多世族参与其中,现在王异梁双皆死,余人纷纷破胆,刘禅也不打算追究太过。

    若是他们还不知好歹,不断壮大的校事也不是好看的。

    至于王异……

    “王异被梁双裹挟从贼,抓住机会向朝廷报讯以图反正,被梁双发现后蒙难。

    虽然曾经多有不法,也总算天良未泯,厚葬了吧!”

    听说王异临死时还一直担心胡羌作乱会破坏这座当年壮节侯拼命护卫的小城,刘禅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叹息。

    壮节侯,王夫人,你们看着吧,

    这片土地既然被大汉光复,就永远不可能再次沦亡于敌手。

    ·

    跟曹彰一起爬过渭水河谷的魏军士兵都是一等一的精锐,

    经过了几天的休整,他们的元气已经逐渐恢复,露出曹魏主力战兵的本色。

    孟琰本来想留着数量不多的巨石轰击曹彰,可见曹彰不上当,也只能不管不顾催动投石机发射了几发石弹,

    巨石飞过魏军营寨,击中了魏军的后队,引起惊呼阵阵。

    为了补充石弹,孟琰叫人拆除了几座民宅,可这些夯土的民宅中也拆不出上百斤的巨石,这让他的投石机完全无法发挥,也只能仰天长叹。

    这要是在城外,早把尔等砸成肉泥了!

    巨大的轰鸣声震得一众魏军面无人色,众人坚定了抓紧贴身作战的念头,曹彰亲自率领大军举盾冲到孟琰寨前,跟他拼命绞杀在一起。

    “这个,就是新野战场上蜀军用过的投石机?”

    靠近孟琰的营寨,那巨大投石机的轮廓已经看得非常清楚,这让曹彰心中颇为振奋。

    久经沙场的曹彰当然知道这巨大投石机的战斗价值。

    若是大魏也能造出此物,一定能在战斗中稳稳占据先机,

    攻城战中,这种投石机可以不断投出巨石击打城墙。

    守城中,在敌人冲锋前,可投石机也可以进行一轮轰击,优先打击敌军的前锋主力。

    这种东西落在南中蛮人的手中实在是太可惜了!

    曹彰虎吼一声,号令身后的众将上前,准备对孟琰发动最后一击。

    坚持了数日,孟琰真的是到了强弩之末,

    他现在完全靠着胸中的一股血涌勉强维持,

    可今天实在是撑不住了。

    “将军,这可如何是好?”他的亲卫惶恐地道。

    孟琰咬咬牙,冷笑道:

    “若是怕死,汝等尽管投降便是,

    我为虎步监,岂可稍退?

    曹彰若来,我一死殉国而已!”

    孟琰本来对大汉是谈不上半点忠义,但追随刘禅北伐以来,他着实感觉到这大汉渐渐变得不太一样。

    太子是个很有远见,很有想法的人。

    曹彰这点人马,就算能消灭自己,等太子腾出手来,一定也能把曹彰打的落花流水。

    与其卑躬屈膝,向曹彰乞降,还不如奋力一搏战死沙场。

    现在南中正在大力开发,太子念在自己的情面上,一定会对孟家的子孙百般照顾。

    能为子孙拼个富贵,也值了!

    孟琰一手举盾,一手握紧手上的钢刀,厉声道:

    “久闻鄢陵侯勇武过人,敢不敢与南中蛮夷一战?”

    这是他第二次向曹彰挑战。

    第一次挑战,他还抱着用石弹砸死曹彰的念头。

    现在石弹耗尽,孟琰见早晚抵挡不住,索性试试自己能不能在曹彰的手下支持一阵。

    若是能斩曹彰,定能顷刻扭转战局!

    曹彰见久久攻不动孟琰的大寨,心中也是颇为焦躁。

    这会儿孟琰居然要单挑,他观察了一下投石机的位置,心中大定。

    “好汉子——

    都让开,我要亲自会会这个南中猛士。”

    孟琰咬咬牙,也只能强作镇定,摇摇晃晃提刀上前。

    曹彰的武勇名震天下,孟琰觉得自己压根没有半分胜机。

    想不到今天死在这里……

    不知道拼尽全力,能不能伤到曹彰几分。

    阵阵恍惚中,孟琰突然听见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

    这是敌军增兵了吗?

    不对!

    这个声音是……

    “孟休明稍退!曹彰的人头是我魏延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