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340章 常将军的路走宽了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曹彰这次偷渡渭水进攻非常冒险,

    他需要杨阜配合,尽快拿下孟琰在上邽的守军,然后尽快控制局面,截断汉军走祁山道的归路,实现对刘禅的反包围。

    理论上,确实是有一定的可行性,

    但这种可行性必须建立在刘禅几乎走错了每一步棋的基础上。

    五日都没有攻破孟琰的营寨,曹彰的心中已经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攻不动孟琰,就无法全据上邽城,无法全据上邽城,就意味着汉军可以随时进入城中救援孟琰。

    而现在魏延直接杀入城中,更是证实了曹彰心中不祥的预感。

    好快,怎么来的这么快!

    曹彰刚抵达的时候就听杨阜说魏延居然在刘禅的吩咐下去西县附近剿匪。

    当时曹彰就觉得不对劲。

    现在魏延这么快就赶到这里,说明杨阜在段谷的预备队已经被击溃。

    不好,这下危险了。

    孟琰刚才已经心萌死志,这会儿听见魏延的声音,他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不行,鄢陵侯的人头是我的!

    曹彰,吃俺一刀!”

    他咆哮着朝曹彰扑去,曹彰咬咬牙,不敢浪战,赶紧命令手下士卒一起朝孟琰放箭。

    孟琰蛮性大起,他用手臂护住面门,咆哮着朝曹彰的猛扑过去,恨不得一口咬死曹彰。

    而被围攻许久的虎步营军士也都忍耐不住。

    这些南中汉子各个发出一声声野兽般的咆哮,不顾魏军的箭矢,朝曹彰发动决死冲锋!

    可恶!

    渭水河谷的冰雪消耗了曹彰手下精锐太多的体力,之前的战斗他们完全无法发挥。

    现在好不容易恢复精力,居然又撞上了汉军的主力!

    这刘禅用兵果然厉害,这都没有逃过他的算计!

    魏延在听说赶来支援的魏将是曹彰后,立刻决定轻装前来支援孟琰。

    他的先头骑兵只有六百人,

    剩下的上万步兵虽然在加速前进,可离上邽尚有半天多的路程。

    眼看曹彰已经发动进攻,魏延再也不愿多等,直接朝曹彰冲去。

    曹彰这会儿也终于看出原来魏延来的只是先头骑兵,

    他知道大魏的生死就在这一瞬——

    如果能抓紧击败魏延、消灭孟琰,自己还有一丝胜机。

    若是这都不胜……

    看来就是天亡大魏了!

    “儿郎们,随我厮杀!”

    曹彰大喝一声,拼命朝魏延杀去。

    ·

    洛阳,曹丕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前线的消息。

    从前线赶回的司马懿将曹彰偷渡渭水,进攻上邽的时候下意识的感到一阵荒唐。

    渭水河谷要是好走,之前何必费劲强攻街亭?

    现在大魏已经到了什么地步,曹彰这不是……

    “等等,曹彰……子文带了多少人?”

    司马懿一脸悲切,缓缓地道:

    “任城王只带了一千人!”

    “一千人!?那他去做什么?”

    司马懿默默无语,曹丕凝思许久,也终于明白过来。

    这是……要搏命了?

    “仲达,你告诉我,大魏还有讨平……讨平蜀贼的机会吗?”

    生平第一次,曹丕感觉到了一丝绝望。

    他的胸口传来阵阵剧痛,却强迫自己在司马懿的面前表现出上位者的淡然和镇定。

    毕竟,曹丕可是大魏的开国皇帝,一朝天子。

    司马懿缓缓地点点头,道:

    “孙权必不愿让刘备做大,天子莫要忧心操劳。”

    如果曹彰失败,刘备一方将正式成为天下三国中最强的势力。

    不过,这也不是毫无隐患。

    雍凉残破,盗匪、胡羌横行,这里的粮食产量也无法与中原、河北相提并论。

    刘禅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平定此处,才能放心东征。

    而在这期间,若是刘禅突然出了什么问题,只怕雍凉会瞬间崩溃,这片民风彪悍的土地反倒要成为大汉的伤心地。

    对,还有别的办法,

    只要刘禅突然暴毙,一切都好处置。

    曹丕的心情稍好,他强压住咳嗽,和煦地道:

    “有劳仲达了——

    这次仲达难得回来,不如在洛阳稍待些时日,我让礼儿拜仲达为师,如何?”

    司马懿沉默片刻,叹道:

    “懿不通经义,不晓文章,如何为秦公之师,陛下不如另选大儒……

    懿,懿还想去街亭再战蜀贼。”

    司马懿在来拜见曹丕之前就已经听陈群说起过曹丕的身体似乎出了一点问题。

    他们都是曹丕的故旧,打眼一看,也多少能看出这位正值壮年的天子现在确实身体状况不佳。

    现在也许是时候册立皇太子了。

    只是……

    明眼人都知道,曹丕现在已经厌倦了那位明艳动人的皇后,准备册立郭贵嫔为正室。

    连带着,皇后的亲生儿子、曹丕的嫡子曹叡也将失去自己的地位,不知道下场如何。

    立谁当自己的继承人原本是曹丕的私事——如果他不是皇帝的话。

    可他现在是大魏的天子,这件事就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曹礼的母亲地位卑弱,原本不过是曹丕的侍女,现在也不过是个昭仪的身份,

    他凭什么登基为帝,凭什么能作为大魏抵抗众人的精神支柱。

    最适合的接班人只有曹叡自己。

    司马懿希望曹丕能早早想明白这个问题。

    见司马懿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曹丕的心中也非常悲凉。

    天子应该是天下的主宰,

    应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父亲曹操喜欢曹叡,可曹丕最钟爱的儿子却是曹礼。

    难道自己的眼光会有错?

    难道天子会犯错?

    真是岂有此理。

    我不是为了我一己好恶,我是为了大魏江山啊!

    想到这,曹丕终于忍耐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一咳,他突然感觉到喉咙中一股甜腻,竟哇的一下吐出血来!

    不好!

    曹丕惊慌地站起身来,见周围的几个宫人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沙哑着声音道:

    “不许多言,谁敢透露半句风声,杀!”

    ·

    跟曹丕一样,常雕也在密切关注着陇右那边的战况。

    他还招来自己的副将、在之前大战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张特为自己讲说这两军对垒之事。

    张特虽然对常雕的用兵非常不屑,但这位将军如此好学,而且不居功不自傲,这点还是让张特非常满意。

    他对着地图,口若悬河般给常雕讲起了现在两军的对垒战事,

    常雕在一边连连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实际却一句没有听懂。

    这么麻烦啊。

    这打仗也太费劲了。

    张特见常雕听得非常认真,心中非常感动,

    他试探着问道:

    “若是将军用兵,又该如何施为?”

    “蛤?”常雕半天才反应过来,

    我怎么用兵?

    是我我早就投降太子了啊?

    他犹豫许久,道:

    “现在汉军已经走出蜀道,我军难以应付,不如全军退回长安,何必再去争夺陇右?”

    其实常雕也知道,雍凉一丢,估计长安也守不住,长安守不住,估计中原也要完蛋。

    他现在已经在盘算箪食壶浆迎接王师的事情,当然是放飞自我,信口胡吹。

    张特皱眉道:

    “难道将军认为任城王此去毫无胜机?”

    常雕哂笑道:

    “快得了吧,你是没有遇上过刘禅,

    刘禅用兵之能天下无人能及,若是他不能占据陇右,我军还能勉强与其争锋,

    若是占据陇右,除了死守关中,别无他法。”

    嗯,其实还有退守邺城,只不过怕吓着你不敢说就是了。

    张特没领教过刘禅的厉害,当然不肯相信,

    不过镇东将军都这么说,他一个小将哪敢反驳,也只能闷哼一声,表示明白。

    两人正说着,仆役匆匆来通传,说秦公又来借书了。

    “就说我不在家!”

    “呃,将军,老奴已经说将军在府中……”

    “你说你闲的没事胡说八道什么啊!”

    自从上次跟陈群一起拜过曹丕之后,秦公曹礼就经常来常雕府上借阅书籍。

    常雕一介武夫,一开始并没有多想什么,

    可经张特点拨,他突然意识到,之前陈群那一脸便秘的模样并不是舍不得把家里的藏书拿出来。

    只是他不愿意跟曹礼走的太近,以免向曹丕、向天下士人传递什么错误的讯息。

    现在大魏还没有太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天子似乎并不属意嫡长子曹叡。

    徐姬所生的曹礼很受天子喜爱,有可能成为接班人。

    但别说庙堂上的世族不支持,连曹氏内部都不愿意让曹礼当这个太子。

    常雕的好大哥曹仁虽然没有明确表态,却一直念叨说当年曹操活着的时候就很喜欢曹叡,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子才是曹家未来的希望。

    好大哥都这么说,常雕自然不能表现地跟曹礼太亲近。

    他寻思今天借书之后,就跟曹礼明确表示自己家里已经没什么书了,

    以后想看,还是另请高明吧。

    常雕问明仆役,才知道曹礼居然自顾自跑去了常雕的书房,

    这让常雕非常火大。

    这小子,一点礼貌都不懂,书房是能随便进的吗?

    他赶紧起身向书房跑去,张特不敢掺和这种事,只能同情地看着常雕离开,

    常雕心事重重地走到书房,见一个少年正跪坐在地,翻阅一本纸书,常雕只好推金山倒玉柱,一边心中暗骂,一边拜倒在地。

    “臣,常雕,见过秦公。”

    那个少年似乎没有听到常雕的声音,仍在津津有味地读着常雕的藏书。

    常雕本想再说些什么,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女声。

    “礼儿,常将军拜见,为何如此无礼,还不把常将军扶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